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三季

去伪满皇宫读史


来源:凤凰吉林

作为一个长春人,哪能不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净月粉丝节第三弹的重心落在皇宫了。这个皇宫不同于其它皇宫,它的前边加了“伪满”两字。见过国内国外各种各样的皇宫,金碧辉煌的、气势宏伟的,别具特色的;这个遗址是我见过的皇宫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可却是重量级的,因为她给中国封建社会画上句号。

金牌体验官 张彬彬

作为一个长春人,哪能不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净月粉丝节第三弹的重心落在皇宫了。这个皇宫不同于其它皇宫,它的前边加了“伪满”两字。见过国内国外各种各样的皇宫,金碧辉煌的、气势宏伟的,别具特色的;这个遗址是我见过的皇宫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可却是重量级的,因为它给中国封建社会画上句号。

伪皇宫座落在市区的东北角,曾经是浸透我美好回忆的地方,我的爸爸就出生在皇宫南面的一个书香门第,我儿时常跑到皇宫的御花园玩儿,还在宫墙下捉花大姐。那时的宫墙外面是大片空旷的碎石土路,向南地势低洼,我们管它叫“下坎”。

少年不识愁滋味。年稍长,对伪满皇宫屈辱的历史渐渐了解,忽然觉得,那是一块趴伏在长春大地上的伤疤,那是一朵压在头顶的乌云。每参观一次,心都隐隐作痛,有种骨鲠在喉的压抑。净月粉丝节重磅推出这项压轴戏,颇有深意。我是喜欢找乐子的人,不开心就回避。可我来了,为了做一个全勤的完粉儿,也因为伪皇宫也是娘身上的肉,牵动着我的神经呢。再去舔一下心灵伤口的滋味吧。

阳光下黄色琉璃瓦的宫殿格外耀眼。想到它曾经的屈辱,我的心不由地下沉,沉入一条黑暗的隧道,血腥的画面,唰唰地飞闪而过。“九一八”事变那个悲惨的时刻,整个东北沦陷了,日本强盗的铁蹄践踏我们的家园,炮制了伪满洲国,将中国封建社会最尊贵的皇权象征的皇帝,当成傀儡,像木偶一样地操控着,儿皇帝溥仪,成为日本人侵略掠夺中国的走狗。伪满皇宫以其独特的遗址向游人诉说那段蒙耻的历史。

跨进皇宫西侧的“保康门”,那是保护康德(溥仪的封号)之意吧?进入“兴运门”,这名字是溥仪第三次登基前夕亲自起的,门楣上还雕刻了二龙戏珠,是希望国运从此兴隆好运吧?遗憾的是溥仪想借助日本的力量复辟大清王朝只是一场黄粱梦,在这里蜗居了13年4个月零8天,便皇冠落地。兴运门的内侧镶嵌着时钟,定格在9:10分,那是1945年8月11日晚傅仪逃跑的时间,四天后,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很多人以为伪满皇宫的建筑都出自日本人之手,其实不是,那些灰色的砖木结构建筑,都是中国传统的四合院风格,原为民国时期负责盐务管理与运输的吉黑榷运局所在地,后改作伪满皇宫的。这里有欧洲哥特式楼房,还有东洋式殿阁,充分显示出伪满洲国的殖民地色彩。

皇宫占地面积13.7万平方米,由勤民楼、辑熙楼、同德殿等一组建筑及其附属设施组合而成。皇宫分内廷和外廷两部分,内廷是溥仪及其家属日常生活的区域主要建筑有缉熙楼、同德殿;外廷是溥仪处理政务的场所,主要建筑有勤民楼、怀远楼、嘉乐殿。此外还有花园、假山、养鱼池、游泳池、防空洞、网球场、高尔夫球场、跑马场以及书画库等其他附属场所。

令人唏嘘不已的是“缉熙楼”, “缉熙”二字象征着光明,但溥仪住进这里后,被日本人监视,,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尤其是众妃们充满了怪诞扭曲的宫廷生活,令人感到窒息。

皇后婉容居住在缉熙楼二楼的东侧。婉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旗人中闻名遐迩的美女和才女,16岁与溥仪在紫禁城内举行了大婚典礼。后成为伪满洲国的皇后。因与溥仪的随侍私通,将其打入冷宫。从此,她的生活范围仅限于这扇门里,与外界隔绝。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婉容开始用鸦片麻醉自己,导致双目怕光,两条腿也不能正常走路。伪满洲国垮台后,婉容在随溥仪逃往通化大栗子沟途中,病死于延吉。一代倾国倾城的美人,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西侧笑影,东侧泪人。缉熙楼的一楼西侧,是溥仪的第三位妻子谭玉龄的生活区,1937年,溥仪从北京选了一位17岁的初中生谭玉龄入宫,册封为祥贵人,两人常说说笑笑。 其实,日本人希望溥仪能娶日本女子为妻。1942年谭玉龄患病,溥仪请来中医诊治,没有起色。后经吉冈安直推荐,小野寺院长为其打针、输血。后谭玉龄死去,年仅22岁。关于谭玉龄的死因至今是个迷,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大声控诉「是被日本人杀害的!」

溥仪一生婚娶5次,其中有两个妻子与他离婚。淑妃文秀与婉容同时入宫,是一位自强自立、思想比较进步的女性。1931年,因不甘于溥仪的冷落和婉容的污辱,毅然与溥仪在天津离婚,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1943年,溥仪迎娶了人生当中第四任妻子,李玉琴,封为“福贵人”。 谭玉玲死后,吉冈给溥仪找来不少日本女人的相片,让溥仪选择。溥仪害怕自己的私生活会让日本人知道,便推托说:“谭玉玲尸骨未寒,暂时不想结婚。”后来,在60多张伪满中、小学校的女学生照片中,溥仪选中了李玉琴。因为李玉琴才15岁,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她的天真、单纯和幼稚,这正是溥仪所需要的。 李玉琴被册封为福贵人,溥仪看着胖乎乎的玉琴说:“以后遇到什么不吉利的事情,用你的福就可以克住了。” 福贵人最终得福,1957年5月与溥仪离婚,成为第二位与溥仪离婚的女人。次年和当时在长春广播电台的一个工作人员黄毓庚结婚,重新建立起幸福美满的家庭。

溥仪从小身体就不好,吃药成癖,藏药成了一种嗜好。这是他在卧室旁特意设立的中药库。

卫生间的抽水马桶的旁边设有一个小木桌。原来,溥仪患有痔疮,入厕时间长,养成了坐在马桶上读书看报、裁可奏折的习惯。对于奏事官呈递上来的奏折,溥仪连看都不看一眼,拿起笔来就裁可,然后扔到地上,奏事官再一一捡起来退出。这些不起眼的“可”“知道了”“览悉”,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数不尽的灾难。

对于末代皇帝,皇宫就是偌大的囚笼。勤民楼,这座欧式砖瓦结构的二层方形圆楼,中为方形天井,是溥仪处理政务、接见日本关东司令、外交使节和伪满官吏的地方。取清室祖训:“敬天法祖,勤政爱民”之义。沦陷时期,一直将这栋建筑当做皇权的象征,它的照片也被印在了伪满的纸币上。勤民楼的正门叫“承光门”,每当接见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或其他重要人物和团体后,溥仪都要在这个半圆形的台阶上与他们合拍一张“协和影”,登在当时的各大报刊上,因此,这座门也就成了伪满时期家喻户晓的“名门”。

“帝室御用挂”为日语,是“内廷行走”或“皇室秘书”之意。吉冈安直身兼关东军高级参谋和“帝室御用挂”两职,是日本的高级特务。溥仪行幸、巡守、训示臣民、举杯祝酒,以至点头微笑,都要听从吉冈的指挥、安排。吉冈安直曾毫不客气地对溥仪说:“日本天皇就是你的父亲,关东军是代表天皇的,你要听他们的话,像听父亲的话一样。”这是在赤裸裸地告诉溥仪:你是一个“儿皇帝”。

溥仪是生于特殊历史时期的历史人物,一生三次登基当皇帝。第一次3岁登基,6岁退位。第二次11岁当皇帝12天。这是1934年3月1日溥仪第三次登基,典礼就在勤民殿举行的。地面铺着大红的地毯,在北墙的正中,用丝帷幕装设成的一个金黄色的神龛下,放着印有伪满皇室专用的兰花御纹章的高背沙发椅。这便是他的“御座”了。御座两侧各有一帽台,前方还置有红木国玺台,这使勤民殿看起来有些不中不洋,不伦不类。

勤民楼二楼的东南部为溥仪处理政务的“御学问所”,为皇帝的书房之意。1942年5月8日,溥仪在这里会见了时任伪中华民国政府主席的汪精卫。汪精卫曾刺杀溥仪的父亲载沣未遂,可谓是溥仪的仇人。可是在日本关东军的导演下,仇人也得相会,为日本建设“大东亚共荣圈”而携手效力。

溥仪虽为末代皇帝,时局动荡,但生活排场程度上毫不逊色,甚至更加丰富多样。这是溥仪专门用来举行仪式的地方。这是飨宴场。每当万寿节或庆典之日,溥仪都要在此设宴招待日伪高官。溥仪赐宴时用的是由大和旅馆提供的西餐,如浓汤、酒煮鲈鱼、蒸烧牛肉、冰淇淋、咖啡等,同时备有月桂冠酒、竹叶青酒、葡萄酒和香槟酒等酒水。餐桌上的酒菜虽然一样,但溥仪的那份却是由宫内的洋膳房特制的。溥仪疑心大,因害怕别人在食物内投毒,他所吃的东西都是由厨师和随侍尝过后,装入特制的食盒内,贴上封条并在餐桌上当面开启。

这辆黑色轿车,为溥仪的私家用车。它是由美国派克汽车公司于20世纪20年代制造的当时世界上最时尚的180 型豪华轿车。因派克汽车公司早于1956年就彻底倒闭,这辆车也因而成为派克汽车的绝版。轿车长5.7米,宽1.8米,高1.7米,具有乘坐宽敞、马力强劲、平稳高速等特点。溥仪就任伪满执政后,曾经乘坐此车并携带皇后婉容和二妹、三妹等到新京大同公园游玩。日本人发现后,马上派宪兵和警察以不利安全为由强行追回,刚到公园的溥仪只好随即返回从此再也没有私自外出过。看来,溥仪毫无人身自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傀儡!

怀远楼,主要用于溥仪祭祀列祖列宗,此外,为溥仪服务的宫中部分机构也在此办公。这里还供奉了两个布偶,是因为清祖先努尔哈赤在明末的一次逃亡中,多亏一对王姓夫妇搭救才幸免于难。其后世子孙为了不忘其救命之恩,便在供奉祖先的地方,同时供奉他们二位,尊称为王爹爹、王妈妈。

替皇帝掌管御玺、国玺的机构——尚书府。它是伪满洲国皇帝直属的五大辅弼机构之一,伪满颁布的数以千计的法令都是在这儿加盖国玺、御玺生效的。尚书府大臣表面上是尚书府的负责人,但实际上所有的大权都控制在以日本人为秘书官长的手中。

溥仪无法扭转乾坤,将翻身做主的希望寄托于佛堂祈祷。无论出门还是重要活动,溥仪都要摇卦占卜,以主凶吉。有时一摇就是一两个小时。但无论溥仪如何努力、如何祈祷,也依旧改变不了他作为伪满洲国傀儡人生的事实。

溥仪用来娱乐的开伦台球,属于法式台球,以互相碰撞次数计算积分,属于早期的台球种类。值得强调的是此种台球桌是无洞的。

与台球室相连的就是钢琴房。在当时看来,溥仪的生活也有懒散闲暇时,打打台球,弹弹钢琴,好不惬意。

溥仪有时也会看电影,但影片的选择则由日本人决定,大多数都是宣传他们构建共荣圈,而逃避残酷战争的事实。用今天的话来讲,这是用来给溥仪洗脑的。

这里是日本人给溥仪建的广间,名为同徳殿。大厅气派辉煌,溥仪怀疑日本人安装窃听器,闲置多年,直到李玉琴入宫才启用部分房间。

溥仪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放后从皇帝到公民的改造。 那个拥有皇室血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行则会被前呼后拥的末代皇帝,也学会了自己动手缝补衣物。

1962年,溥仪迎娶了他第五任妻子,年仅37岁的李淑贤经人民出版社编辑沙曾熙介绍认识了溥仪,她那时还是一名护士。在这之前,李淑贤有过两次婚姻。溥仪那时很想再婚,于是,两人结成姻缘。两人婚后恩爱有加,彼此呵护,是一对恩爱的夫妻。1997年6月9日,李淑贤因肺癌逝世,享年72岁。

伪满皇宫博物院,中国封建王朝的最后的一幕,不知多少次走进这里,依旧能感到彻骨的心酸和痛楚。 分享给你,也有同感吗?

走出皇宫,途经东北沦陷史陈列馆,我的耳畔响起了日本屠杀残害东北百姓的血淋淋的控诉,那一切都是不可切断的血泪历史,我们不能利用暴力非理智的行为去为那屈辱的一页沉冤昭雪,但要记住耻辱,记住让我们蒙羞的一切。生命是一条不息的河,我们都是过河的人。左岸是忘记,右岸是铭记。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追寻过往,如同火箭的反作用力,为中国的腾飞助力。

走出历史,阳光在前。

[责任编辑:张健]

标签:溥仪 伪满皇宫 末代皇帝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长春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