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他因出演《琅琊榜》被人熟知 曾给张艺谋抄过工资条


来源:新京报

从《琅琊榜》中的谢玉、《伪装者》中的王天风,再到刚刚落幕的《外科风云》中的杨帆。刘奕君曾说,他从来都不演绝对的好人或者绝对的坏人,每一个角色都应该有他的多面性。从小学就立志要成为演员的刘奕君,虽然如愿

刘奕君

(作者张坤玉)从《琅琊榜》中的谢玉、《伪装者》中的王天风,再到刚刚落幕的《外科风云》中的杨帆。刘奕君曾说,他从来都不演绝对的好人或者绝对的坏人,每一个角色都应该有他的多面性。

从小学就立志要成为演员的刘奕君,虽然如愿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却因中国影视市场在第五代导演的影响下,主打原生态,小鲜肉款的刘奕君和同学兼老乡张嘉译一样,都经历了一段事业上的漫长沉寂。此后,刘奕君当过编剧、执行导演、副导演,只是为了能继续留在这一行。也正是在回归演员之后,他认识了导演孔笙,并出演了后者的导演处女作,“萨日娜就说‘千万别小看刘奕君,表面上文文弱弱、很儒雅的一个人,其实他内心是特别强大的一个人。’我觉得她看得挺准的,我不得不强大,不强大的话,生活早就把我抛弃了。”

刘奕君在《琅琊榜》中饰演谢玉

从小想当演员却遭到班主任质疑

刘奕君的父母都很喜欢看书。“尤其是我父亲,特别喜欢看小说类的杂书,中国的、外国的,各式各样。看书就容易让人有代入感,一些名著又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看到书中的角色被演绎出来,对演员这个职业就会心生向往。”小学四年级时,老师曾给大家布置了一个作业,写一篇作文,题目是“长大之后我想做XX”,“全班只有我一个人写我想做演员,我记得当时的班主任姓张,她对我写的内容有一些别的看法。她觉得在这个学校、这个班级,怎么会有人有这样的想法?我至今都还记得她当时的语气和神态。”

直到高中面临分文理科,“当时我跟我爸说了想当演员的想法,我爸说行,那我给你找一个老师。”这位领他入门的老师叫曲国强。“他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位贵人,他当时有三个学生,我、张嘉译和另外一个男孩,我们一共学了30天,人家一分钱没收,还请我们吃饭。然后我们去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结果我和张嘉译两个学校都考上了。”最终,刘奕君和张嘉译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说起来,我俩也算是互相看着学习长大的。”

被北电同班女生调戏做心理建设反怼

进入北电后,刘奕君跟张嘉译成了同班同学,“当时只有一个班,19个人。”刘奕君跟张嘉译从小都是乖孩子,刚进学校时很腼腆、害羞。“要表演,首先要解放自己。我记得刚入校时全班坐在一起,老师让大家挨个介绍。等大家都介绍完,老师说‘我们班年龄最小的是刘奕君,年龄最大的是李润’,李润是个女生,老师说‘这四年你们就在一块了,都是同学,没准以后让年龄最小的刘奕君跟年龄最大的李润演一对呢。’我听了这话,脸‘嗵’一下就红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浑身是汗,害羞死了。”

结果,大一那一年,那个班里最大的女同学习惯性地当众“调戏”刘奕君,操场上、走廊上、食堂前面的广场上,只要她看到刘奕君就喊:“刘奕君,过来,让我亲一下!”每次都吓得刘奕君“噌”地跑掉,再后来他就绕着她走,“但后来我觉得老这样不行,我也得解放天性啊。所以大一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过完年回学校,果然一见到她,她就说‘回来啦,过来,让我亲一下。’这回我没跑,我走到她面前,亲了她脸蛋一下,她吓了一跳,亲完我骑着车就走了,她捂着脸在后面喊‘哎呀,你学坏了’。”多年之后,刘奕君真的和这位女同学合作了一次,演的是对母子。

没戏拍被分配回老家抄遍名导工资条

大学期间,学校不允许学生出去拍戏,“但是有好的戏,也是会同意的。1988年暑假,我拍了第一部电影叫《女贼》,我是男一号,女主角是方舒、张晓敏、邓婕,可都是当年最红的女演员,她们演同一个角色,就是那个女贼。我演一个喜欢女贼的小男孩。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影片没能公映。”

大学毕业后,刘奕君在北京呆了一年,“毕业生最多就让在学校留一年,一年之后再不服从分配,学校就不管你了。”所以,在北京坚持了一年无果后,刘奕君被分配回西安电影制片厂,“我跟张嘉译都被分回去了,他在团委,我在人劳处,就是给全厂发工资的一个部门。”那段时间,刘奕君的唯一工作就是抄全厂的工资单,“好多当时的大腕,家里几口人、工资多少我全知道。包括张艺谋、杨亚洲、吴天明、黄建新,我全都抄过他们的工资表。”

就在刘奕君回西安几个月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的一个老师找到他,邀请他出演自己导演的一部上下集电视剧《太姥情记》的男主角。“我当时高兴啊,一定要去。请假的时候我们部门领导没在,我就把假条交给同事,在领导没有准假的情况下,就走了。”戏拍完了,回到西安的刘奕君却听同事说,“小心啊,领导要把你开除呢。”最终领导给了刘奕君一个留厂察看。“我说你也别留厂察看了,我调走好不好?我就去了宁波电视台。”

25岁当编剧拿奖再回北京为房发愁

当时刘奕君正好认识宁波电视台的一个台长,台里也希望把电视剧部做起来。就这样,刘奕君去了宁波电视台,在他25岁那年,写了剧本,拍了一部8集的电视剧叫《漫迹人间》,该剧还获得了电视文艺星光奖的二等奖。“在宁波那段时间,我还做过副导演、执行导演,始终就是不能让自己离开这一行。”

在宁波呆了2年,刘奕君决定再回北京。“宁波地域性很强,跟我说普通话的人都很少,我有时候连续好几天,都没张过嘴,他们说话你听不懂,有时候憋久了就想:此地不可久留啊。”1996年的夏天刘奕君回到北京,从毕业到再回北京,一晃五六年过去了,“刚回北京的时候,连房子都租不到,那时都是计划经济,大部分人家都是一套房子。经济实力也不允许总住宾馆。”刘奕君先给大学同学管虎做起了副导演,负责选演员,选了三个月,结果戏黄了,刘奕君就从剧组安排的酒店里搬了出来,“我当时住在我爸朋友的家里,就想着赶快接戏。终于接了一部戏,是管虎的同学拍的,在海南拍,叫《中国武警》。”

拍上《中国武警》,才让刘奕君又找回了当演员的感觉。他开始频繁接戏,当年没有偶像剧,长了一张偶像脸的刘奕君就什么角色都演。“就算是小角色,只要我答应了,就一定好好演。”

出演孔笙导演处女作难忘《父母爱情》

《中国武警》后,该剧制片人又制作了另外一部剧叫《月缺月圆》,虽然导演换成了冷杉但是制片人依然找来刘奕君,在该剧中与孙淳对戏。之后冷杉导演的新剧《回头是爱》,又找到刘奕君与谢园搭档,饰演一对兄弟。紧接着《中国武警》的投资方投资的新剧《浪漫之旅》,找来刘奕君出演男一号,“这部戏的导演就是孔笙。”此后,刘奕君又拍了孔笙导演的电视剧《人鬼情缘》,“我们一起拍了十多部戏,每次他拍戏都会想有什么角色适合刘奕君。”

刘奕君初遇孔笙时是1998年,“我记得当时是在马甸的一个小餐厅里,制片人也在。那是他第一次做导演,整个吃饭过程中基本没说过话,但是拍起戏来,特别认真,也是那部戏我认识了李雪,那会他还拿机器呢,是摄影。”拍了几年电视剧后,孔笙去拍了纪录片,再回归电视剧拍的就是《生死线》。那个时候,孔笙正在筹备一部新剧,刘奕君直接跑去孔笙的房间,进门就说:“你在筹备什么戏?”孔笙说:“是一个有年代跨度的,叫《父母爱情》。”刘奕君问:“那我演谁啊?”孔笙马上指着欧阳懿说:“你演这个。”这个角色戏份不多,却是刘奕君至今都很满意的一个角色,也是他第一次在配音时候,被自己的表演感动到落泪。“配完音我给孔笙打了个电话,他当时正在横店看《战长沙》的景,我说我刚配完欧阳懿被平反那场戏,一定要给你打个电话,跟你畅快畅快。”

也正是因为与孔笙的结缘,才有了之后被大家熟知的《琅琊榜》《伪装者》。

小细节

《伪装者》

剧中,有一场刘奕君津津乐道的戏。他觉得自己饰演的特务教官王天风除了跟学员明台(胡歌饰)之间的情感,对另一个女学员于曼丽(宋轶饰)应该是有一些异性身上莫名的好感。所以在王天风重回上海滩时,突然出现在叼着棒棒糖、原本心情愉悦的于曼丽面前时,刘奕君就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拿过于曼丽含着的棒棒糖舔了舔,然后含在嘴里咬碎。

《外科风云》

剧中,刘奕君也加了一些小细节。“其实《外科风云》的剧本已经非常完整了,没有太多发挥的余地,但是有一场戏,我剧中的儿子来找我,他进门就打了一个哈欠,我跟导演商量,我觉得我也应该打一个哈欠,一方面哈欠这东西本来就是传染的,另外我觉得父子间本应有这种感应。”

[责任编辑:赵佳俊]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