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二季

你愿成为有品的亦舒女郎还是“无教养”的马式子君?


来源:凤凰网娱乐

当马伊琍扮演的子君顶着一头鸡窝,鲜艳无比地“红”在街头,读过几页亦舒的女郎们瞬间被炸裂。惊喜(惊吓?)在后头,大红大绿、黄绿猛撞的衣服,配上一开口便猛烈晃动的身体、指指戳戳的小

当马伊琍扮演的子君顶着一头鸡窝,鲜艳无比地“红”在街头,读过几页亦舒的女郎们瞬间被炸裂。惊喜(惊吓?)在后头,大红大绿、黄绿猛撞的衣服,配上一开口便猛烈晃动的身体、指指戳戳的小动作,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刺鼻的老式花露水味——亦舒笔下那些有品的香水哪里上得了身。

你愿意做马式子君吗?浑身上下写着“无教养”、“暴发户”,没知识没文化没品味,穿一身繁复的鸡零狗碎,为了保护一双不过是几千块钱的皮鞋,硬要蹭进闺蜜男朋友的车。那些看亦舒小说长大的女孩子们,十之有九会带着被吓到的神情,说“不”。周遭看亦舒长大的女孩子们,已婚或未婚,已育或选择不育,大多有份自己认真对待的事业——工作或者爱情(爱情也算一项事业哦,于黄玫瑰而言便是)。有的巴辣能干似唐晶,在单位上呼风唤雨,有的点沉香读线装书,钻在故纸堆里又是一番风情。两相比较,马式子君的生活像一场隔着毛玻璃的噩梦,远远地连看也不要看,更不要说生活在其中了。

亦舒原著里的子君,统共只有疏于经营婚姻、稍欠风情、有点偏爱儿子等寥寥几个缺点,剩下的都是好处:有教养兼风度优雅,绝色又衣着有品。离婚固然对她打击甚大,但她看见对着打翻的牛奶哭泣没有用,自己便慢慢摸爬着站了起来,从小职员做到艺术家。大悲大喜的人生比起不痛不痒,数十年如一日的刻板生活,倒是不妨过上一过。

电视里的马式子君,做太太时恶形恶相,揪住每个女性当婚姻假想敌,以为婚姻的敌人来自外界,哪晓得亲密关系是最难处理的关系,父母关系破裂的人更要打起精神认真对待。马式子君一不关心自我成长与发展,二不用心用力经营婚姻,离个婚便要吃安眠药。“你知道有些女人自杀——嚎陶痛哭一场,吞两粒安眠药,用刀片在手腕轻轻割一刀——”(亦舒《喜宝》)有种女人会那么做。不不不,不是亦舒女郎。

亦舒小说不是生活圣经,也未必见得多么高明。它给广大在下中产家庭里诞生的女性描绘了一种生活的可能,在这种生活里,暴发户只懂得卡地亚,有样子的人戴辜青斯基;香槟要喝克鲁格,而开司米衣服不妨有几个洞洞……上一辈从“穷光荣”的时代走出来,母亲、祖母们多的是小说里子君母亲那样:“在母亲心中,我们穿双高跟鞋就当作沦为坏女人,眼泪鼻涕地攻之击之,务必把我与子群整得跪地求饶,在她檐下讨口饭吃真不容易。”八十年代以后物质丰富时代成长起来的这代人,有钱以后怎么用钱来爱自己、享受生活,亦舒的小说提供了一个蓝本,可供参考。

至于爱情和生活,亦舒女郎要有很多很多的爱,没有爱,那么很多很多的钱也很好。这些要很多钱的所谓物质女郎偏偏个个聪敏上进,即使是被视作最为颓废的“傍大款”类小说,女主角们要么像喜宝是剑桥圣三一学院的,要么在巴黎念纯美术,夜半三更读《小王子》泪下,爬到阁楼看星星。如此三观不正的傍大款,细细一品,言下之意是:你不读个剑桥圣三一,没有生活情趣,连傍大款都没资格,更别提做独立自强的女性。还是在励志。

那么我们还需要亦舒女郎吗?亦舒最推崇两款香水,哉(让·巴度出品的JOY)和午夜飞行(娇兰公司出品,借用《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絮佩里另一自传体小说《午夜飞行》之名)。如今,1933年版午夜飞行空瓶子要卖到200美元以上,一瓶难求。近百年后仍有无数女孩子慕名而来,EDT、香精版、复刻版……一一搜罗到手。论坛上,午夜飞行的香评繁如天上的星星,长如这款香水流行的年生。百年过后,象征着亦舒女郎生活方式的午夜飞行是活着的传奇;明年,我们找得到马式子君的痕迹吗?

亦舒女郎的生活品味和庄敬自强像一个正常的梦想,马式子君一地鸡毛的市侩生活恰恰是它的反面,从感情到生活充斥着歇斯底里的小市民气息。亦舒女郎不一定是你的选项,马式子君的生活则一定不是你的选项。

(作者/翠红)

[责任编辑:赵佳俊]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