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二季

俩女子从机场打车去吉林 司机途中要换车并漫天要价


来源:中国吉林网

11月11日16时23分,“延吉发布”发布了一条新闻,9日晚,两名延吉女子出差途中,从长春下飞机转高铁回家,在长春龙嘉机场叫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Z9748”的出租车前往吉林高铁站,让她们没想到的是,打车时却遭遇强行换车、司机恐吓、索要400元车费,这段打车经历让两名女子气愤不已。

关键词:延吉女子 长春龙嘉机场 黑司机

11月11日16时23分,“延吉发布”发布了一条新闻,9日晚,两名延吉女子出差途中,从长春下飞机转高铁回家,在长春龙嘉机场叫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Z9748”的出租车前往吉林高铁站,让她们没想到的是,打车时却遭遇强行换车、司机恐吓、索要400元车费,这段打车经历让两名女子气愤不已。

从机场打车去吉林

刚下机场高速口,“被要求”换车、交400元打车费

9日16时50分左右,小静和小菲(化名)从长春龙嘉机场下了飞机,想打车赶往吉林高铁站,在叫出租车前,两人向机场工作人员打听,去吉林市高铁站乘坐出租车打表计价大约需要100多元的车费。两位女子觉得可以接受,便叫到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Z9748的出租车。

上车前,小菲与出租车司机刘某说好要打表开票,刘某应允。因为要赶18时13分从吉林开往延吉的高铁,在车上两位女子多次嘱咐刘某尽量开快点。但让两位女子没想到的是,出租车行驶了几分钟后,刘某把车停在长春龙嘉机场高速路口,要求她们换乘等在路边的出租车,并要求把从机场到高速路口,再到吉林高铁站,两段路的车费都付给他,共计400元。

两位女子当时就愣住了。小静问为什么不打计价器收取车费?

刘某说,从龙嘉机场去吉林市没有打表的。

眼看着要赶不上高铁了,两位女子非常着急,几近央求刘某按表计价收费,但刘某态度十分恶劣。

现场,两位女子身边已经聚集了一群出租车司机,把两位女子围在了中间。“随便你们怎么报警,我给他作证明”一位不知姓名的出租车司机称不怕报警,警察来了也要维护出租车司机的权益。

这期间,刘某多次指着小静大声嚷叫,颇有“不付钱不让走”的架势。

小静表示,从坐上出租车一直行驶到龙嘉高速路口约五公里的路程,打表计价约11元,而从龙嘉机场到吉林市高铁站打表计价也不过一百多元,刘某不仅没把自己送到地方而且还强行要求她们换车,张口就要400元车费,这让她无法接受。

俩女子无奈报警

司机扬言“我看今天谁敢把你们带走!”

于是,17时15分小菲首次拨打报警电话。

争执了近十几分钟,两位女子已经不可能赶上高铁,她们表示不会再坐刘某的出租车。刘某却说,如果不去吉林,就必须和刘某回龙嘉机场,再付这段路程的来回车费。

小静和小菲对刘某的无理要求表示了强烈拒绝,并打算叫滴滴专车离开这里,就在此时,刘某扬言“那你们就别想走,我看谁敢把你们带走!”被刘某言语威胁的小静和小菲十分害怕。

小静和小菲无奈拨打了吉林省交警高速公路支队长吉大队报警电话。而在两位女子拨打报警电话的前几分钟,刘某上车打起了计价器,自己则坐在了别的出租车上等。

警察到来后,就在了解事情经过的过程中,刘某说,“谁都不能把她们带走。”并声称“想把她们带走,除非要我的命。”

在警察多次明确告知刘某,谁都没有权利控制两位女子的人身自由后,刘某才停止了对两位女子的语言恐吓。

在警察的调解下,小菲提出给刘某这段路程的车费,并不索要高铁被耽误的损失,没想到被刘某当即拒绝,刘某表示,“你们不仅要付我车费,我被你们耽误的经营损失你们也得赔!”对此,两位女子觉得不可思议,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不把乘客送到指定地方并且漫天要价,竟然还索要经营赔偿,这让她们气愤不已。

等待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处理结果

调解不成,两位女子与刘某随警察来到了长吉大队。

刘某说,“你们高铁没赶上和我没关系,我的经营损失你们必须赔。”

由于已经不是长吉大队的管辖范围,小菲给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拨打了电话。

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对小菲的答复是:需要先付给刘某从开始打表到现在的车费,后续事情需要上报给执法大队,最迟于下周二即11月14日会联系小菲,告知其处理结果。

小菲注意到,刘某提供的车票上显示里程表为18.6公里,而从龙嘉机场到龙嘉高速路口约为5公里,再从龙嘉高速路口到长吉大队局内约为16.6公里。同时,发票显示开车时间为17时11分,而自己于17时15分首次拨打了报警电话,这说明刘某并不是在小菲上车开始打表计时,而是在龙嘉高速路口,与其发生争执时开始打表。

小静和小菲表示,虽然明知刘某是在龙嘉高速路口才开始打表,而她们也没有坐刘某的出租车去长吉大队,但还是听从运输管理局的安排,先付给了刘某车费与通行费共74元。

在事发当晚,小静和小菲在各自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了当晚的打车遭遇,没想到收到的大多数都是“我已经在长春被宰很多回了”“长春出租车确实黑”等诸如此类的回复。这让两位女子更加气愤,作为吉林省的省会长春市,难道真的要变成一个外地人不敢去不敢打车的城市吗?

到11月11日为止,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还没有与两位女子联系,小静和小菲也在静等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的处理结果。

[责任编辑:韩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