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二季

走近长影世纪城“丧尸医院”里的90后吓人师


来源:东亚经贸

昏暗的灯光,不绝的哭声,空气中,带有消毒水的气味儿,通过墙上的斑驳血迹,仿佛还能感受到血腥的味道。空旷的丧尸医院中,血浆和断肢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四处游走的吓人师,更是这里不可缺少的。“啊

昏暗的灯光,不绝的哭声,空气中,带有消毒水的气味儿,通过墙上的斑驳血迹,仿佛还能感受到血腥的味道。空旷的丧尸医院中,血浆和断肢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四处游走的吓人师,更是这里不可缺少的。“啊!啊!啊……”一声声尖锐的女声,在这充斥着恐怖气息的空间内回荡,别人听见这叫声,会有着感同身受的恐惧,而对于这里的吓人师而言,这是对他们工作价值的体现。21岁的女生周昕昕就是“丧尸医院”里的一名吓人师,而这只是她晚上与重要节日时的工作,在平时,她则扮演着人生的另一面,景区讲解员!

揭秘

走近“丧尸医院”里的女吓人师

11月12日,光棍节的余温还没有过,长影世纪城内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排队的长龙成为了这个周日的另一番景象。景区的一个景点,叫“丧尸医院”,用更加接地气的说法,就是鬼屋,只不过,这里的鬼,是断肢的丧尸,是被疯狂解剖过的病患,是半路夭折的弃婴,血腥色的恐怖氛围,是这里的最大特点。

“丧尸医院”并不大,一路向前,不走回头路,就能走到出口,但是在“医院”的任何一隅,都有可能突然跑出来一个人,负责吓人,他们都是演员,更准确的说,叫吓人师。

这里的吓人师还有不少女性,记者发现她们穿上装扮,一点也不含糊,即便是男性,也能被她们突然吓一跳,这便说明,她们的工作起到了效果。对于她们而言,整个医院都是她们化妆室,血浆,纱布,在任何角落,都可以找到。

意外

90后女吓人师是一名丧尸迷

吓人师中,记者发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灯光昏暗,记者看不清她的五官,但是高挑的身材,尤为凸显。几波游客离开后,记者得知,她叫周昕昕,1996年出生的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多的时间了。

随后,灯光亮起,记者看见这个90后五官端正,皮肤白皙,无法与刚刚吓人的恐怖形象融和到一起。周昕昕则告诉记者,她平时的工作,其实是景区的讲解员。“最近这不是双十一嘛,年轻游客多,我们就到这里吓人了。像平时,我们是晚场才过来的。”之后,记者还与周昕昕来到了她负责的景点,穿回职业服装,拿起话筒,一股自信出现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讲解下,游客对电影技术更感兴趣。

一个21岁的女生,为何在“丧尸医院”里扮丧尸吓人呢?周昕昕说,她从小,就喜欢恐怖的丧尸。

“我是去年夏天来这里的,刚听说这里需要人,我马上就报名了。”周昕昕说,她是一名丧尸迷,像《生化危机》、《丧尸围城》、《行尸走肉》她都特别喜欢看,而且一直都在追。

周昕昕还对记者说,在这些电影中,她也找到了一些灵感,用在了日常的工作中。同时,她还告诉记者,她从来不会对着镜子练习,并玩笑的说,“心里有鬼自然就行了!”

经验

三五为伴的女生是最好的惊吓对象

记者采访当天,周昕昕所在的位置,最初在“医院”的导诊,也是游客最先看见的吓人师。记者发现,这些游客都是年轻人,有的是情侣为伴,有的是好哥们,好姐妹在一起,但是几乎任何游客,都会被周昕昕吓一跳。胆子大一些的,会快步离开周昕昕,胆小的,则是大喊大叫,四处乱跑。

对于吓人师而言,这样的效果无疑是很好的,周昕昕经过日常工作的积累,也总结出了自己的吓人经验,那就是先找三五为伴的女生吓,之后女生一喊叫,就人吓人,大伙儿都害怕了。但是,周昕昕虽然是吓人,可她有尺度,如果发现有人被吓哭,或者吓得走不动道,她会立刻上前安慰。

强度

高峰时要三四个小时不停吓人

常人看来,在这里扮丧尸,可能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但是对于一种职业而言,这里则有不少的心酸。

陪同记者采访的一位长影世纪城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每当重大节日高峰期的晚场,这里的年轻游客络绎不绝,客流是一波接着一波,吓人师则在一个指定的地方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丧尸医院’里没有卫生间,他们高峰时要工作三四个小时,实在需要去卫生间,还要和同事串班,快速去外边的卫生间。”工作人员说。

无奈

被游客打也时有发生

扮丧尸吓唬人,这也是一个有奉献的工作,因为人的应急反应是不同的,有的人会哭会叫,但也有人会立刻展开反击。

“我也碰到过打人的,慌慌张张的看见一个丧尸,抡起胳膊就开始反抗。但是我们时间长了,能够学会趋利避害,眼疾手快,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伤害。”周昕昕说,对于这种事,她从来不委屈,只是有时会比较生气。

“但是,也有另外一种更可气的人,他们明明不害怕,但是也是会伸手碰我们一下,在这里,游客也看不清我们是男是女,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丧尸!”周昕昕无奈的说。

独白

不怕恐怖

但受不了阴森

这个90后的女生,虽然经常在这样恐怖的氛围内工作,但是平时,还是非常有自己的生活,美食是她的最爱,休息日时,经常会在品尝美食中度过。同时,通过这份工作,周昕昕也改变了很多。

“我从小就怕黑,但是通过这一年多的工作,我不怕黑了,最初来的工作时,我走到这里也会害怕,但是现在,这里对我一点挑战都没有。”周昕昕说,现在她最怕的不是丧尸这种恐怖,而是像《贞子》那样的阴森,他说,恐怖与阴森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记者离开时,周昕昕回到了她讲解员的工作,得体的语言与动作,让所有游客感到亲切,而她,依然会在自己的双面人生中,写下不同的精彩。

东亚经贸新闻记者常麟祥/文王振东/摄

[责任编辑:王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