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二季

当了34年村支书的于连江:怕吃亏就不要当干部


来源:吉林日报

口述史主人公:于连江,86岁,吉林省农安县人,全国劳动模范,吉林省优秀共产党员标兵,连续三届省人大代表。当过18年生产队长、34年村支部书记,不怕辛苦、不怕吃亏,一生都在为党工作、为群众服务……

口述史主人公:于连江,86岁,吉林省农安县人,全国劳动模范,吉林省优秀共产党员标兵,连续三届省人大代表。当过18年生产队长、34年村支部书记,不怕辛苦、不怕吃亏,一生都在为党工作、为群众服务……

从1957年开始,我在农安县杨树林乡东白令村乡约屯当了18年生产队长。那年秋天,我到屯子里的时候发现这地方非常穷,干活没有牲口,拉磨都靠人力,俗称“三靠”生产队,吃的、穿的、花的都是靠国家。

当时人们都说这屯子没好了,搬走了不少户人家。但我一想我是共产党员,别人走行,我不能走啊,于是我下定决心在这里带领乡亲们富起来。

屯里的盐碱洼地草都不长,更别提长庄稼了。我们春夏秋冬没有闲着的时候,人拉车、人拉犁杖,起早贪黑进行“改土造田”。这样大干了三年,乡约屯成为全长春地区远近闻名的先进生产队,吸引好多考察团来这里参观学习,借鉴经验。

1976年的一天,乡长告诉我,“组织上决定让你去东白令村做支部书记。”我连忙问:真的假的?当时还没敢相信。我觉得比我文化高,比我能力强的有的是,怎么可能让我一个“大老粗”当支部书记?

我说我不去,我得把生产队建设得更好,要实现生产机械化,带领乡亲们奔小康。可后来乡长说这是党委定的,共产党员就得服从安排,你不去不行!

没办法硬着头皮我就去了,村里开大会让我上台讲几句。结果原来的支部书记还没干够,他上台啥话不说趴在桌子上就是个哭。最后乡长硬把他拽下来,让我讲。我说我也没啥讲的,我做梦也没想到能当支部书记,那就干两天试试,干不好立马下去。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把改革的春风吹到了东白令村,也让农民看到了希望。我开始带领村民与贫困作斗争,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让大家快点摆脱贫穷。

我们村一共17个生产队,5000多口人,1200多劳动力,2000多垧地。可好几位生产队长好吃懒做,“奸懒馋滑”,人送外号“馋鬼、醉鬼、懒鬼、恶(nē)鬼……”有谁家杀猪宰羊都不错过的馋鬼;有一喝就多丑态百出的醉鬼;有常年游手好闲是活不干的懒鬼;有跟百姓吹胡子瞪眼耍威风的恶鬼。这些以前没人敢惹的生产队长都让我给“扒拉”下去了,屯风得到了扭转。

我当干部的原则就是:一口不多吃、一分不多占、一气儿活不少干。村民过年请吃饭,杀年猪我都不去,就连我自己姑娘家过年杀猪请我都不去吃,一视同仁,不开绿灯。

抓好村里的作风纪律之后,我开始解决盐碱地的问题,带领大家改土改田,一年改造三分之一,三年全部改造完成,土地质量变好粮食产量也跟着上来了,随后我又开始着手植树造林。别人都说我们那地方栽树栽不活,白搭功夫。我就不信这个邪,认真选苗、浇水、管护,功夫不负有心人,看着村里一行行长得绿油油的白杨树,村民们喜出望外。上个世纪80年代流行一句话:要想富,先修路。于是我一门心思扑在修路上,想方设法要把路修好,经过艰苦努力,让屯屯、户户都通上了柏油路,老百姓再也不用为下雨天出行发愁了。

外部条件都有了,村民自身不改变也不行。人穷志不能短,所以扶贫先要扶志。那时候村里有几户人家,用街坊四邻的话“用米汤都灌不活”。别人都说没救了,可我想还是没帮扶到位。我就先给他们盖房子,缺衣服的买衣服,缺被子都给做现成的。俗话说,越穷越懒,越富越干,我就给他们张罗四轮子、老牛、种子化肥,让他们正经干活。后来一共帮扶了64户人家,都实现了真脱贫,成了正经过日子人家。大家都说多亏了共产党,多亏了于书记。

当支部书记的时候,到各个屯子,我都是走着去,从来不骑自行车,这样可以拿着工具走到哪儿帮着干到哪儿。夏天拿锄头,秋天拿镰刀,冬天拿铁锹。我干活利索,多快都能跟上,割地的时候,别人割一垄,我能割两垄。我现在腿上的静脉曲张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1979年4月清明节前后,村里新开的水稻田有十多垧地,我带着村民平稻池子,在水里连泡了13天,那时候水还很凉,两个腿都冰得肿起来了。当时县里高书记看见后说啥不让我干了,让我去县医院手术治疗,而且医院床位都安排好了。我一寻思这一走得十天半月的,怕耽误活就没去。当时一心想着把村里建设好,让大家都富起来,从没考虑过自己如何。

1982年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生产队的地、房子和车马啥的,都通过大家协商认可的办法,分配到了一家一户。当时队里300多匹马大家很关注,如何把这些马公正作价分配下去成了一个问题。群众工作就得公正!我通过多年跟马贩子打交道学会了看“马口”的绝活,就是通过看牙口就能看出来马的年龄,于是我就给马挨个作价。有的马贩子不服气,偷摸把马牵一边儿检查;有的老百姓分完马还牵到马市问价,顶多差二三十块钱,有的一分不差,这回大家都心服口服了。

当时村里有两台大型农机设备,我没舍得分,就留在村集体了。那时我想社员家里地都不多,用不着机器作业,时间长了没人管,都成废铜烂铁了,村里留着,也许以后会派上用场。乡里有的领导还批评了我,说我保守落后,跟不上改革思想。后来1985年成立农机队,像整地、翻地、打垄、播种都需要机械,这两台农机具正好用上了,批评我的领导也服气了,说老于还是你有远见。

土地分完了,我认为光靠这些地,村民们还是富不起来。经过仔细研究,我发现我们这儿特别适合种经济作物。于是我就跑到黑龙江漠河去拉毛葱栽子。那时候年轻,精力旺盛,每天早上、晚上都挨屯给社员开大会。我讲话实在,不来虚的,大家都愿意听我说,所以一开会都来参加,后来我们村里好多户人家都因为种毛葱发家致富了。

80年代末的时候,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和老百姓出行方便,我申请开通从东白令村到长春的客车线路。那时候省里批不下来,我还往北京跑了好多趟。都说唐僧去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我足足跑了七十六趟,终于开通了这个线路。自从这趟客车开通后,周围十里八村的老百姓都能借上力,大家出门办事赶集方便多了,都非常高兴和满意。二三十年过去了,现在能通大客的村子应该也不多。

好多年,我家住的一直都是土坯房,我说作为支部书记,我要等大家都盖上砖房我家再盖。记得2006年那时候全村的人都盖上砖房了,县里领导来村里说你家再不盖就影响村容村貌,拖全村的后腿了,这样我家才盖。那时候村里来客人我都往自己家里领吃饭,家里人有时不乐意,我说吃两顿饭穷不了,你看穷人家一年没有客人不也照样穷?当那么多年支部书记,我从来没去大队报销过一盒烟、一斤酒、一只鸡。有人就说于书记,你当干部为了啥,不觉得吃亏吗?我说,吃什么亏,我就不怕吃亏,怕吃亏,就不要当干部!

2010年我退休了,但党员精神到任何时候都不能退休,社员有困难都还找我,我从来不推托。2013年,村里有一家家里失火,来我家找我。我本来想让他们去找乡里或村上,但一想我是共产党员,不能推托,能办点啥就办点啥吧。我跑了两趟县城,自掏腰包给他们买的窗户、门。第一次买的木制的,花了1000多块钱,人家没相中。第二次又买了塑钢的,花了3700块钱。

2014年我生病在农安住院的时候,看见一对80多岁的老两口在病房哭,我一打听是他们儿子有病没了,家里没钱出不了院。我就掏出1200块钱,跟老伴说,把钱给他们吧,别说是谁给的。后来这家人打听到我,赶上年节都来我家串门感谢我。我对他们说,别感谢我,应该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我也没有这条件,因为我是共产党员,就应该有帮扶他人助人为乐的精神。

每逢过年,我都到村里贫困党员干部家里送点水果、拿点钱,力所能及地帮助扶持,每个人都念念不忘共产党的恩情。

这些年我也没白干,荣誉可多了!我是县里、市里、省里的优秀党员、模范党员、先进党员,省市特等劳模,现在是全国劳动模范,国家还给补助呢。我总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了共产党,不能忘了人民,不能忘了群众,时刻跟党保持一心。

我今年都86了,想想这辈子也没白活,为党和人民干了不少正事!

后记:

我们是在病房里采访的于连江,病中的他略显憔悴,说起往事却娓娓道来。聆听这位86岁老人讲述从前的点点滴滴,仿佛把我们拉回到了过去的光景:他廉洁正派,不多拿公家一分钱;勤劳朴实,走到哪儿干到哪儿;心系群众,舍小家为大家。我们能充分感受到,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担当精神在于连江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他用责任和担当践行了自己的那句话:“怕吃亏,就不要当干部”。

在改革发展的时代洪流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像于连江这样的劳动模范和农民带头人,他们扎根基层、服务群众,为做好“三农”工作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如今,他们已成耄耋老人,但历史不会忘记他们曾经作出的巨大贡献!

(原题为《怕吃亏,就不要当干部》)

吉林新闻

[责任编辑:张健]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长春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