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三季

净月潭暴雪中的“不一样”


来源:凤凰网吉林综合

净月潭暴雪中的“不一样”金牌体验官 张彬彬继2月最后一天的暴雪,3月3日又一场暴雪突至,为了避开雪夹雨的不利,我今早跟上六中跑团净月晨练的脚步,想抢在雪前完成乞力马扎罗线上半程

净月潭暴雪中的“不一样”  

金牌体验官 张彬彬

 

继2月最后一天的暴雪,3月3日又一场暴雪突至,为了避开雪夹雨的不利,我今早跟上六中跑团净月晨练的脚步,想抢在雪前完成乞力马扎罗线上半程马拉松。

赤道上的冰川和雪峰独一无二

非洲草原上的生命史诗源远流长

这里诞生了无数精英跑者

这里有真正的非洲速度

我暂时无法去那里跑一场马拉松

那么就在线上跑,

把净月的山想象成非洲的山

早晨4时30分出发,那时的路面是干净的柏油路,雪花像细碎的小星星在幽暗的路灯中闪闪烁烁,有种梦幻感。车至净月潭,小星星变成了漫天的大鹅毛,非常的天气,令十几位跑友格外兴奋。打破黎明前寂静的是我们的脚步声,还有说说笑笑声。

前天我们曾在净月潭雪上跑,今天我们是雪中跑,对雪的欢喜和感受来得更彻底。

真奇怪,那树上的鸟儿是被我们吵醒的吗?飞来飞去的喜鹊,与地上奔跑的我们遥相呼应,所到之处,都被唤醒了,热闹了。

黎明前的森林像黑色的隧道,我们在黑洞中穿行。雪花是天兵天降,力度空前,眨眼间,我们经过的全世界都被厚厚的雪覆盖,树木、栈道皆白,跑在雪地像在棉花堆上,大家不断地互相提醒,别崴脚,别滑倒,别掉队。

不知哪个男生制造紧张空气,大声喊:“快跑呀,狼来啦!”

谁信啊,哪来的狼,有野兔野猫松鼠是真的,狐狸会不会有都不一定,怎么会有狼?

反驳声嘁嘁喳喳,他说:“色狼!”大家一阵哄笑。

从净月潭正门起跑,到西门时内衣都被汗水浸湿,我很少起大早跑,穿得多了,羽绒服都湿了,只能脱掉,围在腰上,好在下着雪,天气并不冷,只是遇到逆风,雪花打到脸上像小刀割一样难受。

雪花大团大团地飘下,落在眼睛上就化了,水滴不断,像水帘洞似的,不住地擦眼睛。

这大雪天,这难跑的路,竟然无法阻挡我们奔跑的脚步,我们真的不一样!此时六中跑团的团歌就在耳畔回响:

这么多年的兄弟

有谁比我更了解你

太多太多的汗滴

排成了奔跑的足迹

时间转眼过去

20年不散的宴席

只因为我们还在下一站等你

张开手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片天你我一起撑起

汗水洒落无痕迹

鲜花开在我心里

我们不一样

终年在前方奔跑的兄弟

不论风和雨

在这里等你

冰天雪地

目光却越来越坚毅

时间转眼过去

我们的心永远一起

因为有跑友相伴,边跑边说笑,不知不觉便环潭一圈,17公里。

跑友们打出大旗,齐声喊:“人生有梦,梦想成真!”“六中跑团,比想象中更强!”“六中跑团,展翅飞翔!”这是我们一兴奋,就要喊几嗓子的习惯,这种释放情绪的方式很有感染力,净月大门前的一个小伙子被我们的激情点燃,主动帮我们拍照,还加入了六中跑群!

当大部队撤退时,我又接着跑我的线上半程马拉松。安然嘱咐我,雪太大,就绕着女神广场跑吧!我答应一声,冲进雪中。“慢些跑!”“彬彬姐,加油”身后传来跑友们的叮嘱。

此时的雪真的带有敌意了,尤其是不愿意走回头路的我,不听劝,转道跑上大坝。天地间,朦朦胧胧,混混沌沌,大坝上的雪厚盈尺,高抬腿,深一脚,浅一脚,我的裤腿湿了,鞋里灌进雪,拔凉拔凉的。尤其是白毛风斜下里扫来,几乎打的我喘不过气。这是考验我么?这是磨炼我吗?特殊的环境和经历造就不一样的人,是吗?终于跑过无遮无拦的大坝,沿路回到起点,完成21.0975公里。那一刻,好有成就感,再一次为自己鼓掌!

当我跨上车,立即打开热风,缓解我那冰凉的湿透的衣服。这时看到穿着桔色环卫服的净月的环卫工人已奋战在扫雪第一线了。据说,三天前的那次暴雪,是1951年以来冬季连续降雪12小时、累计降雪量历史第二位,降雪约9mm。而今天这场雪,截至3日上午11时,降雪量已达7.5 mm,属暴雪级别。高速路口已经关闭,估计比上一场雪有过之无不及。

净月高新区的王铁茗主任、朱光明副主任又该亲临一线指挥部署,又一场清雪恶战打响了。我已经看到净月区各类车辆都出动了,几百名环卫人在清雪,净月潭里、辖区街路、背街小巷、小区道路都布满桔色环卫人,边清边运,为市民安全出行保驾护航。

从净月潭回来,我和跑友小韩意犹未尽,又去净月的健身会馆。从游泳馆的大窗户,看着越下越大、下得冒烟的暴雪,长出一口气,一种莫名的得意油然而生:下吧下吧,反正奖牌已到手,那些睡懒觉的跑友,今天跑不成了。我们虽然虐的够呛,可却仿佛占了一个好大的大便宜。哈,真的是越虐越快乐!

吉林新闻

[责任编辑:王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长春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