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三季

吊床 柬埔寨人的梦乐园


来源:环球时报

【本报赴柬埔寨特派记者赵益普】东南亚国家常年潮湿闷热,人们普遍对吊床情有独钟,而柬埔寨人大概爱得最深。两棵树,两根柱子,甚至是两只桌腿,只要是能够打结的地方,柬埔寨人都可以系上一个吊床,或午睡小憩,或悠闲歇息,抑或是躺着荡个秋千。无论是热闹的城市还是幽静的乡村,这样的画面在柬埔寨随处可见。

【本报赴柬埔寨特派记者赵益普】东南亚国家常年潮湿闷热,人们普遍对吊床情有独钟,而柬埔寨人大概爱得最深。两棵树,两根柱子,甚至是两只桌腿,只要是能够打结的地方,柬埔寨人都可以系上一个吊床,或午睡小憩,或悠闲歇息,抑或是躺着荡个秋千。无论是热闹的城市还是幽静的乡村,这样的画面在柬埔寨随处可见。

在农村的高脚屋下,挂着吊床睡一觉;在乡野田间的临时凉亭内,挂上吊床,缓解一下劳作的疲乏;在城市的湖畔草地上,挂着吊床享受一下美好的风景;在忙碌街头的“突突车”上,挂上吊床,司机可以一边休息一边等客。

生活节奏缓慢的柬埔寨,几乎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吊床上休息的人们。广大的农村地区,每家门前都会挂着一到两个吊床,白天无事时,人们便喜欢躺在上面,有的呼呼大睡,有的放空发呆,看着自家门前来来往往的汽车和行人。在城市,还没有搬进现代化商品房的柬埔寨人依然坚持着在家门口安装吊床的习惯。哪怕是搬进了新式住宅,他们也会在周末带着吊床,来到郊外野餐度假,享受在吊床上的惬意时光。

在首都金边,穿梭于大街小巷的“突突车”是这个城市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而“突突车”司机也大多是吊床的“发烧友”。当生意不多、工作清闲一点的时候,他们便会把车停在路口,从车座下面掏出一个吊床,展开挂在后座的顶棚架子上,然后自己爬上吊床,偷得浮生半日闲,一边睡觉一边等着客人过来叫醒他们。

在柬埔寨古都、著名旅游城市暹粒,四处都有当地人骑着三轮车经营的“移动”小卖部。记者有一次来到一个路边“移动”小卖部,三轮车被满满当当、各式各样的货物盖得严严实实。记者打算买一瓶饮料,但是始终没找到老板,叫喊了半天后,在密密麻麻的货物之下,老板探出了一个脑袋,睡眼惺忪地问记者需要什么饮料,原来老板在三轮车上还挂了一个吊床,他当时正“躲”在吊床内睡觉。

其实大多数柬埔寨人晚上睡觉还是会选择床,除非是野外宿营,实在没有床,只能在吊床上对付一宿。但是相比“贴地”睡眠,柬埔寨人在白天还是更偏爱“悬空”睡觉。

在金边生活的提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柬埔寨人对于“悬空”睡觉的执着,和东南亚潮湿炎热的气候有很大关系。“睡在吊床上,可以免受虫子、动物干扰,而且通风凉快,摇摇晃晃的吊床也更容易带人进入梦乡。”提尔说,“一个吊床就相当于一个微缩版的高脚屋,甚至连功能都差不多:躲避动物攻击、通风凉爽。所以高脚屋对于东南亚人有多重要,吊床就有多重要。”

不断进化

在柬埔寨,轻巧、便捷又舒适的吊床几乎是家家户户的必备。

柬埔寨朋友阿莱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最初的吊床是网格状的,两端各一根绳子,用于系在树上或者高脚屋的木制支撑腿上,中间是一个大网兜,人躺在里面,把网兜撑开,犹如一只悬空的小船。但是考虑到网状吊床睡得时间久了有点不舒服,容易勒得“肉疼”,柬埔寨人很快开始使用布料吊床和尼龙吊床。

布料和尼龙吊床对人体的包裹更加“温柔”,睡起来更加舒适,而且非常轻便,逐渐成为了柬埔寨人最喜爱的吊床种类。

但是吊床毕竟需要两根稳固的柱子才能使用,万一找不到合适的悬挂吊床的地方,怎么办?聪明的柬埔寨人制作出了自带铁架子的吊床。这种吊床类似一个摇篮,在一个可伸缩的金属架子上挂着吊床。由于价格偏高以及柬埔寨人对于“自然”的追求,这种吊床尽管非常方便,但并未普及,只在城市里偶尔见到。

随着柬埔寨游客数量的增多,许多商家发现吊床商机。在风景优美的旅游景区,商家挂上吊床,按小时租给游客休闲体验。来自江苏扬州的陈大妈告诉记者:“这个和秋千很像,但是比秋千稳当,我刚开始担心会掉下来,睡上去后发现非常舒服,当地人真会享受!”

越来越多的西方游客来到柬埔寨,热爱野营的他们在一点点改变着吊床的面貌。带顶棚、蚊帐的新式吊床相继出现,花样繁杂,材料各异。

东南亚国家都爱

其实不光是柬埔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很喜爱吊床。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柬埔寨研究中心主任顾佳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东南亚地区的湿热气候决定了当地人的生活习惯,他们对于睡眠、生活环境的安全性和通风性非常重视。

在东南亚农村,经常看到各式各样的吊床。大人们累了便躺下来休息,贪玩的孩子们更喜欢将吊床当作秋千荡来荡去。襁褓中的婴儿裹在吊床内,一沾到舒适、摇晃的吊床,哭闹的孩子便会安静下来,慢慢进入甜美梦乡。

吉林新闻

[责任编辑:韩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吉林今日推荐

长春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