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月微发现第三季

在欧美,男生成了大学里的“少数派”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冰岛大学,欢乐时光从每周四下午4点就开始了。,,与世界各地的高校学生一样,这所大学的学生在选课时尽可能避免周五的课程,这样一来,周末时光就会大大延长。,,比松散的作息更让人吃惊的是校园酒吧里女性的数量——女生的人数压倒性地超越男生。在人们的印象中,酒吧一直是男生的主场。

在冰岛大学,欢乐时光从每周四下午4点就开始了。

与世界各地的高校学生一样,这所大学的学生在选课时尽可能避免周五的课程,这样一来,周末时光就会大大延长。

比松散的作息更让人吃惊的是校园酒吧里女性的数量——女生的人数压倒性地超越男生。在人们的印象中,酒吧一直是男生的主场。

“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男女学生比例像冰岛这样失衡。”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刊发文章称,“冰岛的大学校园里,男女比例为1∶2,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最悬殊。”

在远隔重洋的美国,女大学生的人数也悄然超越男性。

杰西卡·史密斯举起手,指向学生中心的大厅,看起来就像动物学家刚从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只不同寻常的鸟。

她的确找到了人群中的“异类”——一名男生。在杰西卡就读的卡洛大学,女生的数量几乎达到男生的6倍,眼前这位男生称得上“稀有物种”。

美国《大西洋月刊》指出,上世纪70年代,美国男性上大学的比例远高于女性,男性占学生总数的58%;现在,状况几乎完全颠倒过来,高等教育的天平不断向女生倾斜。冰岛大学与卡洛大学令人吃惊的现实,或许只是这股趋势的开端。

《华盛顿邮报》称,一项针对OECD 36个成员和欧洲经济委员会(ECE)47个成员的调查显示,几乎在所有这些国家,女大学生人数都多于男性。

“在教育界,没有哪个问题比男女学生比例失衡更引人关注。”《大西洋月刊》直言,“毫无疑问,男性正成为大学里的‘少数派’。”

男生对上大学缺乏“兴趣”

非政府组织“冰岛平等理事会”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这个北欧岛国的男性略多于女性,但后者获得的本科和研究生学位(包括博士学位)更多。在首都雷克雅未克及周边,59%的女性完成了大学学业,男性只有45%;在首都之外,这个比例是40%对19%。

“30年前,我们担忧女性缺乏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如今,事情反过来了。”冰岛拉库勒里大学校长赫丁松·古德蒙德森告诉《华盛顿邮报》,在他执教的这所学校,2389名学生中有77%是女性。

美国教育部的数据也显示,2018年,女大学生占全国在校生的56%以上。男性人数比女性少220万。该部门估计,到2026年,将有57%的大学生是女性。

批评者认为,男大学生的颓势应该归咎于教育界没有尽可能地留住他们。更多人相信,是天性让男生对大学“缺乏兴趣”,这一现象从孩童时代起就有迹可循。

俄亥俄州莱克兰社区学院男性资源中心经理吉姆·谢利告诉《大西洋月刊》,男性的“反学校、反教育情绪”源头在幼儿园,那时,他们学习阅读的速度就普遍比女孩慢。OECD的数据则显示,全世界范围内,小学和中学的女生在阅读能力方面都远远超过男生。

“这种差异一直延续到中学阶段,那时,很多男生已对学习失去兴趣。”谢利说。美国教育部的报告佐证了这一说法——无论什么年龄段,男性都比女性更易辍学,毕业率更低。

同时,当今社会更鼓励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时至今日,一些项目仍然鼓励女性进入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等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领域,作为帮她们打破性别天花板的一种方式。

“女性时常被告知,自己没有得到同等报酬的原因是学历不够。所以,她们更愿意读大学。”研究性别不平等问题的雷克雅未克大学经济学家卡特琳·奥拉夫斯多蒂尔告诉《华盛顿邮报》,“相反,每个人都觉得,男人即使不上大学也没什么大不了。”

高等教育成本收益失衡

在冰岛,高中学历的男性有充裕的就业机会。他们能轻易地在渔业和建筑业找到高薪工作。“多数男青年认为,不用上大学就能找到不错的蓝领工作,但这意味着要从事体力劳动。”古德蒙德森说,“你是否考虑过50岁的时候要干什么?这可能带来长久的社会问题。”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长远来看,拥有学士学位的人比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平均多挣56%。换句话说就是,那些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男性的中长期收入情况不尽如人意。

在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看来,男生们不再相信“花费时间和金钱去获得学位是值得的”,是高校内男女比例失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许多男生认为上大学没多大好处,尤其是考虑到成本。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要为遥远的未来付出代价,回报却很模糊。”文章写道,“特别是在经济发展不平等的地区,低收入家庭的男孩更倾向于放弃读大学,他们看不到高等教育是如何改善收入的。”

“男孩子想要一辆汽车,女孩子会更多地考虑自己的未来。”冰岛大学本科生阿格尼丝·奥拉多蒂尔对《华盛顿邮报》表示,“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总有一些老师和教育顾问劝年轻人放弃高等教育,他们告诉学生,‘你不是上大学的料儿,应该去工作’。这也是为什么无论在洛杉矶还是内布拉斯加州的农村,你都能听到类似的论调——‘我可以挣到比最低工资标准高一点儿的工资,口袋里也有一些钱,我比那些读大学的同学过得好,他身无分文,还欠着学生贷款呢。’”在阿格尼丝看来,作出类似选择的男孩注定要以失去更多工作机会为代价。

“当你表现出对某种性别的偏爱时,任何举动都将是敏感的”

“很多人关注如何赋予女孩们权利。我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对,但男性才是教育危机的受害者。”美国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一所中学的校长帕特里克·马洛尼告诉《大西洋月刊》。

他认为,教育界应该尽快把“防止男大学生流失”提上日程:“拖到学生达到大学入学年龄时再去解决这个问题就晚了——到那时,你已经失去了他们。也许,招生人员应该在中学或者小学五年级时就与学生讨论大学教育的好处。”

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机构开始关注高校中的性别失衡现象。一些积极者如苏格兰的大学,已经定下了“到2030年,确保没有哪个学科拥有超过3/4的单性别学生”的目标。

在冰岛,推动更多男性进入大学的激励措施仍处于非正式讨论阶段。“这很棘手。”冰岛大学的一位副校长告诉《华盛顿邮报》,“我们这个国家非常重视性别平等,很难出现只针对一种性别的政策——它不是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而是要让每个人都有平等机会。谁都不敢说,要让男性更容易地读大学。”

冰岛国家经济研究所专家奥拉夫斯·多蒂尔指出,找到合适的方法来“缩小高校性别比例差距”比确定目标重要,“当你表现出对某种性别的偏爱时,任何举动都将是敏感的。”

一个或许可行的解决方案是,在学龄前阶段就对儿童进行“Hjalli”教育,即按性别划分、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让女孩更自信,男孩更敏锐。专家认为,这有助于让孩子克服传统的刻板性别观念,朝着有规划、更合适的方向发展。

迄今为止,这类做法止于尝试。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能修复高校在校生的性别平衡。

“必须看到,有些做法很可能是包装在‘积极’外衣下的歧视。我们希望无论男女,都能用新的方式思考这个问题。”冰岛拉库勒里大学校长古德蒙德森说,他相信,“慎重”是解决问题的基础。“我们试图了解所有可行的解决方案,相信在世界其他地方也一样”。

吉林新闻

[责任编辑:席海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吉林今日推荐

长春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