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飞的雏鹰 天空的舞者 ——空军第十二批女飞行学员空中跳伞见闻

待飞的雏鹰 天空的舞者 ——空军第十二批女飞行学员空中跳伞见闻

2020年09月02日 11:17:30
来源:中国吉林网及电子报

动作标准,安全平稳精准落地。

动作标准,安全平稳精准落地。

起飞前,一名女学员微笑着拍手为自己加油打气。

起飞前,一名女学员微笑着拍手为自己加油打气。

登机,准备升空跳伞,女学员们从容自信。

登机,准备升空跳伞,女学员们从容自信。

在场边等待登机的女学员,远远地望着刚刚起飞的飞机,内心充满了期待。

在场边等待登机的女学员,远远地望着刚刚起飞的飞机,内心充满了期待。

第一个落地的女学员温世敏,面带笑容整理降落伞,显得非常轻松。

第一个落地的女学员温世敏,面带笑容整理降落伞,显得非常轻松。

学员们正在认真整理伞包。

学员们正在认真整理伞包。

本报记者徐微

寓言故事中,老鹰把小鹰狠狠推下悬崖,才有了小鹰展翅,翱翔蓝天。

8月22日一早,空军航空大学跳伞训练场一片忙碌。7时一到,3颗绿色信号弹腾空升起,一架架战鹰昂首冲向蓝天。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空军第十二批女飞行学员分架次从800米高空跃门而出,完成人生“第一跳”。这是她们进入军校以来,首次登上蓝天,洁白的伞花拉拽着待飞的雏鹰在空中舞蹈,让18岁的她们褪去青涩懵懂的书生气,如雏鹰向实现蓝天梦迈出了第一步。

凌晨4点,起床、备装、吃饭、出发,坐在通往机场的大客车上,女飞行学员们脑中还一直重复着跳伞救生教员王伟所教的“三个秘诀”:逆风腿并紧、软着陆、后滚翻。这个动作已在陆地上重复了上千遍。在大家眼中,王伟教员就是她们心中的“跳神”,作为王牌跳伞员,王伟几乎参加了近年来历届航空跳伞表演,累计参与跳伞表演1400余次。

凌晨6点,跳伞训练场仍然是寂静无声,四周开阔辽远,女飞行学员们一个个兴奋地望向窗外,满目只有晨光、平原大地和飞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心里不慌!”学员们说。

第一轮男教员试跳结束,轮到了女飞行学员首跳。自己检查一遍装具,教员再检查一遍,一线检查、二线检查,投放员检查,离机前最终检查……

“放心吧孩子们,绝对安全,记住要领。”高度800米,战鹰进入投放空域,王伟给予学员最后的提示。这时,机舱舱门开启,温世敏第一个跳了下去,紧随其后,一个、两个、三个……只见朵朵白云从舱外划过,与漂亮的塔台、规整的农田、青青的草坪,浓缩成了一幅幅美丽画卷。“空中的感觉很好,视野特别宽阔,但我无暇欣赏舱外的美景,心中一直在重复着跳伞离机、操纵、着陆动作要领。”稳稳地着陆后,温世敏说有点遗憾,第二跳一定要多看看风景。

离机1秒、离机2秒、离机3秒,赵宇鑫跳下的一刻感觉自己骑在了一匹脱缰的骏马上。可只是几秒钟,又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住,一个急停,伞包完全打开了。“我看到了无边的天空和广袤的田野,往哪儿看都很美。”着陆后,赵宇鑫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地准备第二跳。

“美林,我们爱你!”“美林,生日快乐!”在当天的跳伞训练中,潘美林成为最幸福、最快乐的一个。

刚刚安全着陆,教导员王征和队友们就送来祝福。“我在空中还听到了来自塔台的祝福,这将是我18岁生日最难忘的一刻。”一收好降落伞,她就情不自禁地与队友们拥抱在一起。

格桑白珍是女飞行学员中唯一的藏族学员,在过去一段时间的地面训练中,因为体重问题,她流的汗最多、吃的苦头也最多,她一直梦想成为藏族的骄傲、成长为一名藏族女飞行员,但在空军航空大学训练学习中她发现,身边每个人都特别优秀,学习训练也一项比一项难,但为了飞天梦想,她硬是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我们训练时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三肿三消,才上云霄’。”格桑白珍说,为了梦想,她要把自己练成“钢筋铁骨”。

1次,2次;1个、2个……25个……手拿望远镜,女飞行学员队队长王露可没有学员们那么轻松。看着大家一个个往下跳,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她眼中,这些学员既是军队的宝贝,也是她的孩子,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掉队,更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有闪失。“她们都是最棒的,都是我的骄傲。”看到两跳结束,25名学员全部安全归队,她冲过去一个个拥抱,脸像绽开的花朵。

“当跃出机舱的那一刻,我们才真正踏进了飞行员的门槛。”与余好好、李心怡并肩而行,她们告诉记者,当双脚稳稳踏上地面时,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梦寐以求的又一次腾飞。每一个精彩定格的瞬间,都将是她们磨砺自己的深刻剪影。从此,她们的生命中有了天空的烙印。

本版摄影赵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