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怪”式的网文作者们:“每天一睁眼就觉得欠读者八千字”

“触手怪”式的网文作者们:“每天一睁眼就觉得欠读者八千字”

2020年10月10日 13:42:21
来源:新京报

卧室角落里是一张简易写字桌,桌上码着咖啡、电脑、机械键盘,桌脚下是《斗破苍穹》之类的网络文学书籍。

23岁的网络文学兼职作者北冰洋每晚窝在这里写作,从晚上8点写到凌晨2点,每天至少4000字,一周能写3万字。

他还是埋怨自己慢。他认识一些作者,单日更新就达一万甚至三万字,“简直怀疑他们有八只手。”

他们把更新快、更新字数多的作者们称为“触手怪”。2020年9月,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驻站作者达1936万,其中77万为签约作者,作者平均月收入5133.7元。截至2019年,中国线上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590.1万部,网络文学平台日均更新一千余万字。

“作者多,作品更多,再优质的作品也会有替代品。竞争压力越来越大。”网络文学编辑刘晓钟称,网络文学写作中,每日更新千字、万字几成行规。有作者坚持“日更”、期待成为“大神”,靠稿费生活;也有作者离开、寻回传统写作的节奏,因为觉得“日更”的节奏在“透支创作生命”。

2010年左右,18岁的白桦林逐渐在网络文学平台停笔。过去,他“每天一睁眼就觉得欠读者八千字”,在他的网文作品评论区的七八百条留言里,有近百条是嫌他写得慢;还有些是谩骂他的,怪他把喜爱的角色写死了。

这些年来他只怀念一个读者。当时他在创作一篇二战小说,写到一个日本兵在中国湘西的原始森林里迷了路。有位读物候学的读者,在评论区和他讨论文中的天气、地貌和植被。他感受到尊重和成长。

现在,白桦林还会写小说,但想到就写,存在电脑里,不发上网。“就像过去的作者们,十年、几十年就写一部著作,我觉得我这辈子也可以干一件这样的事。”

2020年9月4日,北京,以“网映时代,文谱华章”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中关村展示中心开幕。

2020年9月4日,北京,以“网映时代,文谱华章”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中关村展示中心开幕。

“90后”作者北冰洋:每天熬夜写作,想做“大神”

长期只睡四五个小时,一早起来,北冰洋睁眼不能见光,眼底会泛酸、发涩。这两个月,他白天上班偶尔发晕,记性好像也没以前好,有时候甚至听不清领导说话。

每天早上7点,他从北京黄村的出租屋出发,坐地铁半小时上班。他的主业是UI设计师,和网站构建打交道,一台厚重的游戏本背来背去,既是设计工具,也是写作工具。

晚上7点多北冰洋抵家,一个人吃顿饭,写作直到凌晨。他谈了位女朋友,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从牙缝里挤时间约会。

为写作,北冰洋习惯困了就洗把脸,用风油精抹抹眼底。创作遇阻,就翻出“大神”写的书,学习思路。

网文作者北冰洋用来写作的角落。受访者供图

网文作者北冰洋用来写作的角落。受访者供图

有一次,朋友邀请北冰洋晚上去KTV唱歌。朋友在一边唱,他坐着,拿手机打字、赶进度。手机屏幕小,包间里又吵,朋友正好唱到一首周杰伦的情歌,写着写着,对话写成了歌词:

“而澜沧城主的面色并没有因为刚刚杀了一个人而泛起丝毫波澜,反而好奇地盯着林云:‘小友,在下澜沧城主澜武,不知道小友怎么称呼?’

——‘留下唇印的嘴。’”

在KTV待了三小时,北冰洋写了1600多字。回家后又赶夜工,再补上两千多字。

写作再累,他也决心苦撑,梦想着“达到大神的水平”,写出的作品能在网站获得几十万的收藏量。他三年前开始动笔写玄幻小说,已经断断续续写过三本书。但他的小说只有七八千的收藏量。

北冰洋签约的网络文学网站规定,作者们在每月1日零点至当月最后一天23:59期间,签约作品的VIP更新字数达到每日四千字以上,即可获得每月600元的奖励。

但一旦“断更”,则要按公式扣算全勤奖金。当月连续“断更”超过三天,则全勤奖金全无。

网络文学编辑刘晓钟称,网络文学作品篇幅浩大,一部作品有几百万、上千万字都不算罕见,不快点写,不知写到何年何月。另一方面,网络文学作品多如牛毛,“日更”是在激烈竞争中获得人气的基础。

“别人都日更,你不保持日更,读者会担心你的作品烂尾、弃更,转而去看别的,直接会影响你的付费订阅。”据《报告》,网络文学平台日均更新字数达1042.1万字。

北冰洋签约的网络文学网站关于全勤奖的规定。截图起点官网

北冰洋签约的网络文学网站关于全勤奖的规定。截图起点官网

9月中旬,北冰洋的公司接了个网站设计的项目,他连续加了两天班,所写小说不得不“断更”,这个月的600元全勤奖拿不着了——他的作品尚未打开市场,这是他每月写小说所挣的唯一收入。

“80后”作者月笙:写网文是高密度、高体力需求的劳动

月笙是从论坛里走出来的全职作者,有十几年的网络文学写作经验。三年前,她的一本小说连载到六十余万字时,因“日更”的压力,焦虑症发作,眩晕、发炎症,还犯强迫症,身心俱疲,在医生的劝说下,弃文而去。

在那之前,她的写作节奏是“日更”万字。小说见网前,她预备了十五万字的存稿,但因更新节奏快,不到两周便将存稿用完。

月笙说,当时自己在网站开连载没多久后,责任编辑找到她说要帮她做推荐,提高作品曝光度。但每日只“单更”不能获推,必得保持每日“双更”才行;如想获得“连续推荐”,则要每日“三更”及以上,即每日更新不少于万字。

编辑许凯说,网站签约了新书,在质量与更新都稳定的前提下,会帮着在页面里做新书推荐,推书进排行榜,以吸引读者。而后若留下的读者数目可观,网站则会后续投入更多推荐资源。“更新多、稳定,读者追读率就高,网站给的推荐也多。推荐一多,追读率更高,是一种正向循环。”

受访的编辑称,“大神级”作者们,周更、月更的作品或也有人追着看,只是市场日趋饱和,天赋、机会可遇不可求,“哪儿还有那么多大神?”

有一天月笙写了两万多字,觉得不满意,推翻重来,又一口气写了一万八千字。再想写最后几千字时,精力已完全透支,“只是趴在桌子上,一个字都不想再多写。”保持“日更”期间,通宵写作是家常便饭,她推掉一切社交聚会,没有节假日概念,“与世隔绝。”

“很多人觉得网文写作没有门槛,有台电脑或者手机就可以尝试。但其实写网文是高密度、高体力需求的劳动,到最后写的就是一个身体、一个心态,你的文笔反而是其次了。”

为适当化解更新压力,月笙在早期参与过“拼文”比赛。每天固定时间段内,QQ群里的作者会比赛“谁能在有限时间里写得多”,第一名往往能写到一小时四千字。最后一名则要接受惩罚,比如学狗叫,在微博上发140个“汪”。

作为成熟的写作者,每年暑假,月笙会收到很多青少年粉丝的私信,向她咨询网络文学写作,阐述成为全职作者的梦想。月笙觉得“不现实”,总劝人三思而后入行,但作用不大。

据《报告》,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驻站作者数量达1936万,同比增长181万。月笙也发现,网站的分类板块中,每个月“开新坑”的作品可能有四位数,而坚持一个月还没有停止更新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视剧《花千骨》。图片来自宣传海报

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视剧《花千骨》。图片来自宣传海报

“70后”作者朱西宁:这就是唯一一条有可能让我逆袭的道路

撞上疫情,朱西宁自己的店铺小生意黄了。

4月份,她见网上有“网络文学写作训练营”,心动之下报名参加。从前做惯了读者,第一次变成作者,“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高不可攀。”

营里的初级班招揽了百来位学生,由导师领着,看过往的网络小说,然后总结、仿写,学习“让读者爽”的标准。同时,训练营会根据各大阅读网站的榜单预测读者需求,告诉大家什么题材会热、赶紧去写。

初级班结班时,朱西宁写出了两万字的小说开头。通过导师的关系,将稿子投给某阅读网站的责任编辑,后者将她签下。

从7月1日签约起,她白天给人做收银工作,晚上兼职写网络小说,每天雷打不动写四千字。但小说的销路一般,付费订阅的人数只有个位数,每月800元的全勤奖几乎占据她网络写作所获的全部。

训练营中的导师多米是朱西宁的偶像。多米从初中起就给杂志供稿写言情小说,近两年转行写网络文学。她的微博简介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她称自己每日更新多时有两万字,少时也有一万字,现已写了八百多万字,且经常同时着手写四五本书。

她说,刚开始写时也会有压力,但通过大量阅读网络文学作品,她提炼出了一套写作规律。

“和传统写作不一样,网文的内容是为了服务大众,让读者爽。比如说,主角要先被身边一群人瞧不起,后面又能轻松反击、突破各种困境、走上人生巅峰——许多读者在生活中可能会遇到类似的场景,总被上司、女朋友指责谩骂,那他看到文字后就会有满足感、有心理补偿。”

如何铺垫、转折、引入高潮?掌握规律后,再反复练习写,逐渐“就像有了一种肌肉记忆”,现在多米要写满一万字,只需花两三个小时。

朱西宁经过训练,写作4000字的速度从六小时提升到两小时。她保持每晚8点写作至10点的习惯,不敢放假,“就怕一旦懈怠了,就再也紧不起来。”她要将写网络小说变成谋生手段。

“写网文不需要什么投资,只要投入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这就是唯一一条有可能让我逆袭的道路。”

多米不愿透露具体收入,但暗示比给人打工、做白领要多挣许多。朱西宁则觉得,坚持写下去,“一个月挣一两万都很正常。”但据《报告》,44.6%的网络文学作者的写作月收入为零至两千元以下,24.1%的作者月收入为两千至五千元,月收入五千元以上的作者总占比为31.3%。

朱西宁说,第一步,眼前这部言情小说她打算写满一百万字,开个好头儿。而后,总有一天,她要成为畅销书作者,不再工作,“就每天在家里写两章小说就行。”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冯雨昕 实习生 李雨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