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泽名家——易洪斌
吉林

同泽名家——易洪斌

2021年03月02日 15:24:28
来源:凤凰网吉林综合

图片图片

画家 作家 学人 报人

易 洪 斌

易洪斌,1943年生于湖南长沙。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吉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名誉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吉林省中国画学会会长,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会长,同明书画院院长,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吉林省散文学会会长,吉林省文史馆馆员,中国长城书画院艺术顾问,部长将军诗书画协会名誉主席,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顾问,中国同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长白山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擅长中国画花鸟画和人物画,尤擅画马,被誉为“东北三马”之一。多年来,有大量作品入选国内外重要大型美展,发表于报刊,入编画集或被收藏。有诸多文学、美学和中国画方面的文集和画集出版,艺术传略入编国内外多部辞书典籍。

图片

秦王弯弓破阵图(局部) 中国画 易洪斌作

大地长空寻境界英雄骐骥破天穹

——作为画家的易洪斌先生

■ 马 喆

一、湖湘文化的启蒙意义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岳麓书院,名山学府,大儒风范,千古冠绝。易洪斌先生的文化艺术之旅,大体而言是发端于斯地的。

易洪斌先生出生在湖南一个传统的中国式的书香门第,在长沙接受了正规的中小学教育。成长于山川秀美、文化丰赡、人杰地灵的湘水之畔、岳麓山下,独特的自然人文环境,成就了他的文化思维,开拓了他的艺术胸襟。他小学就读于湖南大学附属小学,校址是文庙的旧址,校舍为中国传统建筑,文庙的大成殿是学校的教研室,两侧的厢房是教室,学校毗邻着著名的岳鹿书院,朱熹与张栻都曾在此讲学。正如朱子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假使要获悉易洪斌先生的心灵情结和文学艺术创作的思想源头,是要从这里寻迹问踪的。在“儿童放学归家早,忙趋东风放纸鸢”的年龄,他时常到岳麓书院去,穿过忠孝廉节堂、藏书馆、讲学堂,上行两百米是爱晚亭,再往上走是半山亭和有“湖湘第一道场”之称的麓山寺,他在云麓峰上俯瞰湘江,“橘子洲头,漫江碧秀,百舸争流”。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在青山绿树间坐落着蔡锷、黄兴等仁人志士的墓地。从山上下来,公路贯穿了田地,水牛、耕田、瓦舍、白墙,稻花香里说丰年,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有了得天独厚的湖湘文化滋养,耳濡目染,他的天性勃发,率真的童趣得以释放,可谓:纯真烂熳桃源境,意气风发韶光时。

图片

举办易洪斌国画作品研讨会

易先生的叔父就职于湖南大学图书馆,有了这份机缘,他在少年时代有机会阅读到了大量中外古典名著和经典画册,这其中包括苏联的文学作品和欧美的小说,吴昌硕、任伯年和张大千等绘画大师的作品集、米开朗琪罗的雕塑作品集等,这些阅读和欣赏的经历使他受益匪浅,潜移默化中,他与绘画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图片

参加关东画派中国画人物画晋京展工作会议

中学时代,易先生有幸得到美术老师的赏识,这给了他很大的激励。他经常在教科书的空白处临摹中外名画。课余时间,他还拿着速写本到动物园、云乐山、湘江边、街头、火车站等处画画,乐此不疲。那一时期,无论是人物、走兽,还是山水、花鸟,他都画。他临摹最多的是《芥子园画谱》和《张书旂画集》。他给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规划,立志要报考美术学院,成为一名艺术家。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总是差强人意。1962年,中央美术学院在武汉招考,因为缺少路费的原因他没能参加招生考试,造化弄人,他的艺术之梦搁浅了。

在之后的一年里,经中学美术老师介绍,他结识了油画家陈子云,算是有一面之缘,给陈先生当了半天的模特儿。他还拜望过以画马著称的张一尊先生。可见,易先生彼时对绘画艺术的痴迷,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仍然执着地坚持绘画,艺术的梦有如天边的云彩,且远且近,挥之不去。

图片

主持21世纪吉林美术的现状与发展论坛

1963年下半年,他重回长沙一中准备高考,他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结果成绩出来,他被历史系录取了。学习历史,需要有全面的修养和熔文史哲为一炉的驾驭能力,这对易先生的思想发展极有益处。在大学期间,他依然保留着画画的爱好。他参加了学校的美术队,办墙报,画宣传画,俨然是学校美术队的“学术权威”,理想的火花在不经意间点燃,激情的年代、激情的生活,他的艺术梦想也激情地燃烧着。受学校派遣,他参加若干次展览的筹办工作,在活动中遇见了画家刘继卣等人;他为参加筹展工作的一些学生改画;他还同系里的老师王德一(钱钟书先生的女婿)一道被派去中央美术学院学画毛主席像……这林林总总的往事,都能勾起他青春年少时的艺术梦想,勾起他对心中的山、心中的水的无限眷恋,那艺术的图绘是心灵深处的印记,那印记属于岳麓山、湘江水、橘子洲头。

图片

参加传统与经典系列展

对于一个艺术家,决定其艺术成就的除了禀赋聪慧、勤奋砥砺之外,其成长的自然人文环境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湖湘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易先生的艺术源泉,而且这源泉是丰盈充沛、流之不竭、浸润心灵深处的。湖湘文化有悠长的历史回音、绵厚的人文脉络、阳刚的英雄气概、深邃的精神内涵,无论是孔武之搏、指点江山,书生意气、经世致用,还是诗化的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等诸般情状,都化入了他的血脉,融入他的思想,如魂如魄,萦绕于怀。

二、审美取向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易洪斌先生的艺术有着历史的厚重感、现实的使命感、人生的浪漫情怀、入世的现实精神,在场的本质诉求显现了崇高、雄浑的大美。他建构了庄严、静穆、壮阔、阳刚的绘画形式美,同时,在创造美和审美的过程中营造了超越时空的历史概念、理性的思维构成、浪漫的主体情感和有意味的视觉形式。不同于同时代一般的艺术家,他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有古希腊先哲的理念、楚人行吟式的浪漫和风流人物挥斥方遒般的意气风发。

易洪斌先生是一位具有美学家修养的画家,透过对他的美学专著《美学漫谈》《维纳斯启示录》的解读可以了解他的审美取向和审美判断力。他向往古希腊、古罗马的文明和艺术,这也暗示着他对人类本原、审美本原和艺术本原的追索和思考。他崇尚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建构,从中折射出他的人本主义情怀。他更流连于西方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绘画,现实主义是他生命本体的再现,是艺术发展的源泉;浪漫主义是他的艺术理想,是借以通向艺术彼岸的风帆。

图片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中国画 2019年 易洪斌作

进一步从主体身份而论,易洪斌先生是当代真正意义上的文人,他的身上集中了中国文人的品格和精神。他既是一位作家,又是一位文化领导者,其文人的面貌清晰而明确。他曾先后创作出版了《一分历史十分情》《两个人的世界》《怪侣奇踪》《凡圣之间》等文学作品。以文人的学养和心态从事更具主观性的绘画创作,其绘画形成独有的风貌和意味。

艺术不仅仅是对自然的模仿和对现实的再现,如果说艺术能够反映出自然和现实,是出于艺术家的社会生活实践使然,或是艺术家周遭特定的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作用的结果,艺术不能完全等同于自然和现实。易洪斌先生的中国画创作不是亦步亦趋地模拟现实,他追求的是现实情感的升华。中国画强调写意精神,写意精神就是超越现实,表达主观的精神世界,他也是借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去超越现实的物象,也就是在作品中深化现实情感,从而呼唤浪漫精神和理想色彩的呈现。他的绘画的写意性意味与他文人的主体身份是一致的,同时,生活在一个崭新的时代,他的文化视角更为开放。此外,易洪斌先生的绘画更表现出激越的“爱的状态”,这种爱是出于对美的渴望、对自然和生活的炽情,是化解了阿波罗和狄俄尼索斯神性精神本原所表现出的人性力量,是宗教般虔诚的祷告。

本作品请横屏观看

图片

画室 中国画 148cm×365cm 2020年 易洪斌作

易先生擅长画马,他笔下的神骏骧腾,化若天龙,融入了激越的浪漫主义情感色彩。从大地到长空,天马行空,万马齐喑,体现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龙马精神。他透过画面直接传达出了中国哲学思想和文化精神,但笔墨语言又不是纯粹的“文人情趣”,凝重与奔放中显现了理性的思辨意识。他画的马不拘泥于现实的形象,挣脱了世俗的羁绊,一往无前,不可遏制。他将主观情绪和内心情感寄托于画面之中,得以精神的提升、理想和幻想的蒸腾,超脱的精神世界在艺术的言表中实现了对现实的超越和反叛。他创构画面时,以自己的心灵空间去建诸马的画面空间,空间的转换不是简单的位移,而是意境的转换,是审美理念和艺术境界的转换。“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马是他的生命伴侣,是他英雄主义理想的精神寄托,是他“化我为物”对象化到对象中的“移情”表达,更是他纵跃历史、思越千载的凭借。正如蔡若虹先生作《采桑子》词云:“神在征途形在马。志气嵯峨,格调嵯峨。万里奔腾是米萝。”他的作品《云从龙》《诞生》《大漠那边红一角》《照野弥弥浅浪》《三人行》等,充分实现了画境和语境的艺术转换,表达出不同情绪色彩下的状态和文化倾向。“一种热诚而又极合逻辑的艺术作品,是人的想象力所能创选出来的最有力、最美的成果。”(〔法〕阿波利奈尔:《阿波利奈尔论艺术》,李玉民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406页。)易洪斌先生笔下的神骏即是这种“最有力,最美的成果”。他已经打破了传统的艺术范式,打破了文化和思想的时空界限,在追求大美的腾跃中完成了当代人的精神图式,从而在强劲有力的视觉感受中,获得了精神的愉悦和浪漫情怀的释放。

天下英雄谁敌手 中国画 2010年 易洪斌作

而作为画家的易洪斌先生,通过艺术创造达到个人精神世界的完美和完善,并不是他终极的艺术追求,更不是他艺术思想的全部。这是他与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家”截然不同的表现层面。“文人画”往往是出世的,把笔墨形式和人文精神的表现封闭在较窄的空间里。他的绘画同时具有理性的思辨色彩和强烈的现实观照意识,在表现形式上追求写实性和现实性。因此而言,他是当代真正具有人文精神的画家,他把“文人画”的思想向前推进了,使“文人画”的主题得以拓展、精神内涵得以深化、思想情感得以张扬。他画面中流露出的不仅仅是画家的主观情感、人生的历练和文化积淀等内涵,而是表达具有入世情结的、超越世俗情趣的、代表精英文化的、再现现实情感的艺术精神。对现实的关注,体现了他作为一个有着哲学思维的艺术家对“形而上学”的认识。“人还通过实践的活动来达到为自己(认识自己),因为人有一种冲动,要在直接呈现于他面前的外在事物中实现他自己,而且就在这实践过程中认识他自己”。可以确定,他正是在关注现实的过程中,认识自己和实现自己,从这一方面说,他在艺术创作中追求“文人”的主体身份和审美取向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就是合情合理的选择了。为了达此目的,他也长于写实手法的表现,无论是人物画抑或花鸟画,他都能运用得恰如其分,譬如作品《无语》《俪影》《凌波》《心潮》《夜来香》等。发掘生活的内涵和意义,传达出超越具象的本质,单单有娴熟的艺术语言是不够的,要超越具象的笔墨技巧,以社会和人生为坐标,去审视,去思量。以一种平视的凝望对待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才能在平凡中发现美的主题和美的形象,生发现实情感和审美意蕴。易洪斌先生创作的《路上行人匆匆过》即是对现实都市生活的生动写照:都市人群越来越密集,人与人的距离在缩短,但在同一城市、同一空间、同一瞬间的人们却行色匆匆,擦肩而过,彼此凝视的目光成为弥足珍贵的寄望,身影很近,心灵很远。这样的解读,是出于作为个体欣赏者的美感和理解,哪怕有一个个体去深切地感受和体会画家的创作,那么,他的创作已然是被接受的。这是画者与欣赏者之间无言的交流,他实现着,他实现了。而这种实现的前提是:他观照了现实的人群和现实的情感。如是,易洪斌先生的艺术呈现出的现实情愫和时代精神就不单纯是视觉的语言和符号了,而是自我意识的实现。

三、历史观照的英雄主义和人文主义

启蒙的意义在于形成人的恒久的理性的思想情感、理想信仰和价值取向,湖湘文化对易洪斌先生是具有启蒙意义的。一面历史的镜子,一条文化的长河,反射出英雄的伟岸身姿,浸透着人文的郁勃情怀。湖湘文化的形成是历史的积淀,历史是特定地域空间人类生存状态的演义。易洪斌先生是一位有着宏阔历史视阈的艺术家,他的历史观充溢着英雄主义和人文主义,他的历史观在绘画作品中有着突出的表现,因此说他的历史画和主题画创作对当代中国画坛均有非同一般的启蒙价值。

易洪斌先生的历史画和主题画创作超出了特定的具体事件,从而上升为一种视觉化的精神符号,重构了历史的时空秩序,突出地表现了英雄的气概和品格。他认为,历史是由人创造的,历史画表现人民的力量和气质是必要的,但是更不能忽视英雄的作用,英雄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主导力量,一个时代出不出英雄,一个民族有没有英雄差别是很大的。他的作品穿越时空地呈现出历史的精彩纷呈,表现出英雄为推动历史进程所做出的不朽贡献。他创作的《天下英雄谁敌手》构建出角逐、争雄、竞技、比拼的场面,人物形象有着历史符号化的意味,这些人物形象的本身包含了更深远的历史内涵,超出了历史事件原本的矛盾冲突,引导观者跨越时空地揭开尘封的历史面纱,感受震撼人心的巨大精神力量。他创作上强调构思的作用,注重构图的和绘画技巧的有机结合,从而有力地烘托了主题,很好地再现了人们内心对英雄的追思和仰慕,哪怕是“别姬的楚霸王”,也显现出了古希腊悲剧中诸神的力量。他所要表现的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气贯长虹”“力拔山兮气盖世”般的阳刚大气,当然,这种阳刚之气中有时也裹挟着阴柔的美感,交织在同一画面中,形成了力量的对比与均衡,像作品《英雄》《仁者》等。事实上,他借助绘画表达自己对历史的认识,不完全是通过再现的方式完成的。

图片

战地黄花 中国画 2007年 易洪斌作

通常的理解是,文学家往往以悲天悯人的情感去表达个体的爱与恨。如此这般,叙述者就有可能偏离所应持有的对历史的冷静态度,陷入历史事件和人物相纠结的情节中,情感因之难以自拔,这种样态似乎更能迎合读者的心境。而绘画需要一种对现实的超脱,需要用视觉的力量去打动人、激发人、震撼人。易洪斌先生作为一位谙熟于文学创作的画家,他能平静地审视历史,也能在文学家情节性叙述方式中,找到用绘画语言去重塑历史场景和现实记忆的视角,因为他的历史画是以人为主体的,人是画中的魂灵,即使是画动物、花卉,他也要表现出人的心灵世界和精神冀望,他对人物内心情感和内在思想的把握更甚于对人物形象和气质的表达。他有时对历史有一种重新演义的强烈渴求,更愿意以一个在场者的身份出现,因而,他能在场景中描绘自己的梦幻和想象。这种理想的人性的形象言表,有时是超越历史的,体现了夺目的人性光芒和深沉的人文情怀。他在作品中所揭示出的人文主义的仁与爱,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情感冲动再现——一种人性的本体欲望的再现。由是观之,历史上发生的或气壮山河、吞吐八荒,或侠骨柔肠、英雄气短等诸般形形色色的事件,就有了可以理性解读的根源了。他的这种绘画表达方式,显现了他作为艺术家内心情感的碰撞和碰撞后化而为一的痕迹,而其中起着统领作用的就是他所具有的人文主义的理想和情感。

作为画家的易洪斌先生,是不需要冠名的,任何标签都显得苍白而无意义,因为他的绘画是一种存在,也是一种精神力量的最本质、最直接的呈现,这难道不是一种超然的艺术境界的存在吗?回答应该是肯定的。

本文摘自/杂志《同泽书画》2020年第4期

总第七十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