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切条、搬运……短视频时代是否将终结?专家们这样说

打击切条、搬运……短视频时代是否将终结?专家们这样说

2021年04月29日 15:16:16
来源:新京报

打击切条、搬运……短视频时代是否将终结?专家们这样说

新京报讯(记者 肖隆平)近年来,一些平台通过对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获得了快速发展。4月23日,“爱优腾”(即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三大视频平台携超500名艺人发布联署倡议书,呼吁对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依法合规管理。

4月27日下午,新京智库就此举办主题为“视频版权该如何保护”的线上研讨会。来自多家高校、机构的专家学者、律师参加了研讨。

长视频、短视频可以找到契合点

4月9日,70余家影视视频公司和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共同呼吁保护影视版权,公众账号运营者和短视频平台要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

4月23日,“爱优腾”(即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三大视频平台又携超500名艺人发布联署倡议书,呼吁对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

为此,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教授李丹林表示,互联网作为流量经济,以更低的成本吸引更多的用户和内容,流量越大,变现越多。这不仅涉及到著作侵权问题,还涉及到平台是不是很好地、恰当地履行了管理职责,以及平台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是否形成垄断。

“短视频领域的版权问题,除了考虑是否侵权之外,还要考虑如何平衡好不同的产业链、内容领域、行业之间的利益关系”,李丹林解释,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因为此前短视频领域的快速发展,才带来了今天的繁荣。就此而言,相关政府部门需要做的不是遏制短视频传播业态的生长,而是如何通过优化版权秩序,让视频播放形成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方兴东表示,把版权内容绝对化主要还是少数企业希望垄断版权获取最大的利益,但从更高视角来看,在审视这次版权之争时还要考虑如何让权利人和社会利益之间平衡。版权不能绝对化,一个几十秒或者几分钟的短视频,对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影视作品,两者间可以找到很好的契合点。

方兴东认为,从利于互联网的发展角度来看,版权过程中既要考虑少数人(以版权盈利),也要考虑绝大多数用户创作内容是用来分享的这个事实。所以,用版权的许可文化和倡导开放共享的共享文化,两种文化之间需要分清哪个是主流,哪个是支流。两者是“鱼”和“水”的关系,只有“水”活了“鱼”才能活得好。

云亭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张颖补充认为,短视频平台所创造的流量和影响力是长视频平台没有办法割舍的,长视频依靠短视频平台的优势搭建营销阵地,甚至发起视频二次创作活动是非常常见的方式。长的影视作品通过这样的途径建立起受众的感性认知,完成长视频平台的消费的转化。长视频是可以从中获利的。

平台是否版权侵权需慎重裁定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教授陈绍玲表示,短视频版权之争一事涉及影视作品权利人、平台和用户(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者)三个主体,构成两层社会关系,即影视作品权利人和平台之间的关系;影视作品权利人和平台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其实,影视作品权利人和平台的用户之间关系到一个公众创作自由问题,而影视作品权利人和平台之间关系到一个平台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

那么,“影视作品权利人和平台用户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陈绍玲介绍,界定这个关系的法律规则是如何理解合理使用的规则。

如果在特定情况下,短视频的制作者尊重了(长视频)影视作品作者的姓名权,在短视频中明确指出了影视作品的名称,而且符合法定的特定情形。“这是很有可能符合法律规定的合理使用的情形,平台就不需要承担责任”,陈绍玲说。

陈绍玲也介绍,我们国家“合理使用的情形”相对比较少,很难满足公众的需要。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加拿大相关法律规定,对用户利用他人作品创作视频的情形就做了很多特定情形的举例。这就大大方便了公众创作自由。从这个层面而言,法定使用情形还不够多,可以考虑进一步扩张。

而对于“影视作品权利人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关系”,重点是要厘清当有的用户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时,短视频平台是否要承担责任。在很多情况下,就算是短视频平台的用户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平台本身也不一定承担责任。

打击切条、搬运……短视频时代是否将终结?专家们这样说

陈绍玲介绍,在我国视频平台对用户的侵权行为承担注意义务,不承担审查义务,这体现为三方面:一是在权利人明确通知平台并提供主张证明后,平台如发现用户确在侵权,就需要删除;但如发现该用户短视频有可能构成合理使用,对此问题的精准判断就不在平台的能力范围内,此种情况下即使不删除,也很难说平台没有尽到法律上的义务。二是虽然没有权利人通知平台,但侵权事实过于明显,比如短期内的热门、完整视频被普通人传播;但是,短视频特别是基于他人作品创作形成的短视频,是否属于合理使用需要专业判断,即使是平台同样也很难作出判断,也就不好说短视频是否具有明显的侵权行为。三是根据商业模式判断。需要以平台合理承担成本、能够判断相关内容是否具有侵权行为为前提,如果平台即使付出巨大的成本,但最后仍无法判断特定视频是否侵权或构成合理使用,那么也就不能根据商业模式,认定平台实施侵权行为。平台的过滤技术只能判断两个视频是不是实质性相似,不能判断用户上传视频是否侵权或构成合理使用,这需要依靠法官的专业判断。

我国也曾有游戏直播平台与游戏作品权利人之间的纠纷,大部分司法判决几乎“一刀切”地认定游戏作品的直播不构成对游戏作品的合理使用,这就把游戏直播平台推上了与游戏权利人的谈判桌。尽管有关游戏直播案件的涉案作品、当事人不一致,但系列案件的行为特征是一致的,对涉案游戏的直播,这就使得“一刀切”地认定游戏直播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成为可能。当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方式多元,部分短视频尽管利用了在先作品,仍然有构成合理使用的可能,因此实践中不可能“一刀切”地认定所有短视频均不构成合理使用。如果影视作品权利人想复制游戏作品的成功案例是不可能的。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刘维亦认为,因为短视频搬运行为形态复杂,不能说搬运行为一定构成合理使用,或者一定不构成合理使用。正是因为具体的场景或者具体的变量因素比较大,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对当前业界的搬运现象进行一个调研,归类整理出不同类型的行为,从而方便未来的分类施策。

刘维表示,对影视作品纯粹戏仿(剪辑整理成短视频)的行为构成合理使用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只是简单地将一个90分钟或者更长时间的影视作品剪切成几分钟的短视频,这种行为构成侵权行为的可能性非常大。但对于这种行为,也要区分剪切、混合、创新的程度。因此,对于短视频制作行为的定性还是需要谨慎。

版权保护的目的还是要实现收益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传媒经济与管理学会会长喻国明认为,今天的版权保护,必须要面对传播市场的变化。过去的版权都是以货币形式作为利益回报,但在互联网时代,可以使用一种非货币化的回报方式了,比如流量。流量,在互联网就是价值本身,可以变现。

李丹林表示,如何优化短视频领域的版权秩序,需要运用综合性、发展性和治理性思维。从短视频版权链条的各个环节角度考虑,创作主体、制作主体以及各类相关权利人,自己要先考虑、要做好对自己的作品如何被利用,被传播,事前应该做好相关的声明和防范措施。

从发展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影视作品权利人,短视频平台要考虑的是,你的作品如果不传播,那就没有收益,如果不共享就没有收益。所以,“无论是否获得许可,究竟给影视作品权利人带来了什么样的收益,需要相关当事方考虑清楚,并制定好利益分配机制”。

张颖建议,平台公司应该搭建起一个泛娱乐体系,包含视频交易的运作体系,市场交易走向协同化,不仅仅合法交易和版权售卖,更关键的是让视频平台从主导版权开发的闸口掌握新内容开发的权利,进而有内容生成的能力。此外,头部版权分摊和分销引入平台,这样对于视频平台不仅可以降低采购成本,也降低了侵权的风险。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封跃平则认为,版权保护的核心需求点在于推动影视作品的版权交易。而版权交易的首要前提是版权是可追溯的。即有足够的技术条件能够确认版权可以追溯到权利方,而且不可以篡改。其次,版权交易要做到可视化。这就像金融票据一样,通过“票据”背书的可视化方式让版权流转公开、透明。最后,版权交易的核心条件是可维权的。在版权维权过程中,只有让版权的可维权成本足够低,才能让权利方不怕侵权。总而言之,通过“可追溯”、“可视化”、“可维权”对版权交易赋能,版权交易才能公平、公正地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