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宠物与防疫能否“两全”?

疫情之下,宠物与防疫能否“两全”?

2021年11月24日 11:29:58
来源:新京报

和人类生活了十年,林晖(化名)家的小狗非户外不排便,最终在新冠疫情中妥协,学会了与人类共用卫生间。一人一狗,在隔离酒店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

这是今年1月的事。当时,北京市大兴区正在应对一起本土疫情,考虑到养宠家庭需求,特别安排了接收宠物的隔离点。林晖所在的楼层,除了人,还住着猫、狗、小鸟;楼下除了给人看病的医生,还有兽医;大厅里放着宠物食粮,是政府部门特意购置的。

但也有宠物没这么幸运。近两年,江苏无锡、黑龙江哈尔滨等地先后出现了宠物因阳性或因主人隔离而被杀的事件,近期,江西上饶“无害化处理”宠物狗事件引发舆论争议。

疫情期间,如何管理隔离者的宠物,目前存在法律和制度空白。北京、上海、成都等地有过相应探索,但涉及阳性宠物方面尚无案例。

有疾控人士分析,在具体执行层面,涉及宠物的问题较为复杂。主人是感染还是密接、社区条件如何、能否协调到隔离酒店,都要有所考虑。而基层防控人员组成较为复杂、专业素养不一,没有具体规定,对宠物的处理也因此存在较大偶然性。

我们多方采访动物保护专家、病毒学专家、一线疾控人员、隔离养宠人士,探问疫情防控与宠物保护的“兼得”之道。

2021年1月25日,大兴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两名前往集中隔离点的居民牵着自己的宠物狗。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2021年1月25日,大兴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两名前往集中隔离点的居民牵着自己的宠物狗。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一只在隔离点住了21天的狗

晚上八点,北京天幕已黑。小狗被女主人牵着下楼,远远见到正在打电话的男主人林晖,使劲儿冲他叫了两声,林晖“哎、哎”地连声回应,像哄个小孩儿。遛完回家,他要给小狗擦嘴、消毒爪子,就差给戴个口罩。

这只捡回来的小狗并非什么名贵犬种,但也在林晖家稳稳地享有一席之地:小狗傲娇的小个性是女主人宠出来的,平时林晖骂也骂不得,只有在想出门的时候,小狗才会主动过来卖乖讨好;嘴上说媳妇宠狗,林晖自己也宠得不得了,外出旅游总选择开车,就为了能把小狗带身边照顾——他不舍得寄养,怕小狗不适应,也怕小狗发生交叉感染。

在林晖心里,小狗是家人,也是疫情时最大的牵挂。

今年1月17日,林晖家所在的北京市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发现本土病例。那天晚上,遛完狗回家的林晖见到小区门口穿着防护服的“大白”,感到不妙。回家之后,小区封控,居民居家隔离,随着邻楼陆续发现新增病例,社区开始动员更多居民去集中隔离点隔离。

林晖愿意去,但首要诉求是解决小狗的照顾问题,这也是小区里养宠家庭都关心的。社区同意了,林晖带上小狗住进了隔离点。

于是,人和宠物一起过了春节。

对林晖和小狗来说,这是一段特殊的经历。小狗之前从不在家上厕所,隔离时憋了好几天,防疫规定不能外出,林晖想办法教它用卫生间,小狗最后妥协了;隔离的21天里,阳台成了小狗最喜欢待的地方——出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好的;林晖还见识到了狗也能做核酸检测,这期间,工作人员上门为小狗采集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林晖很满意最后的隔离方案。走之前,将酒店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

和林晖的经历类似。11月11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石羊街道一名确诊患者家中,一只留守的宠物猫迎来了几名“大白”。对房间进行消杀后,疾控人员联系了患者,根据指引给猫咪换水、添粮、清理猫砂盆,并采集了肛拭子。

除了工作人员帮忙照顾病例的家养宠物,针对居家隔离的养宠家庭,有的封控小区还建了微信群,安排宠物专家入驻,指导主人隔离期间如何照顾宠物。

11月11日,成都市高新区石羊街道一名确诊患者家中,检测人员给小猫做肛拭子检测。高新区供图

11月11日,成都市高新区石羊街道一名确诊患者家中,检测人员给小猫做肛拭子检测。高新区供图

生与死,疫情中不同的宠物命运

被问及当时最怕的事是什么时,林晖说,设想过最坏的可能性是,人感染了,传染给小狗。但自己上班两点一线,没可能感染,真正苦恼过的,仅仅是宠物的照顾问题。自始至终,他从未担心过小狗的生命会受到威胁。

然而,疫情时宠物如何处理,目前并无标准。

近两年,多地曾先后曝出宠物被杀事件,这其中,有的宠物被检出阳性,有的未被检出阳性,而是主人被隔离。

2020年1月30日,江苏无锡东亭街道一市民接受隔离,社区工作人员在上门消毒时发现家中宠物猫,随即将猫活埋处理。街道称,该做法是根据“重大突发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和社区群众强烈要求”,“考虑到居民安全”。

2021年9月27日,黑龙江哈尔滨南岗区一名确诊患者的3只宠物猫核酸检测阳性,之后被执行安乐死。社区称,没有对已感染动物救治的机构,如果不处理猫,该单元和小区都不能恢复正常居住,“疫情就永远结束不了。”

近日,江西上饶发生的杀宠事件引发争议。11月12日,一名家住上饶信州区金凤花园的居民接受隔离,之后,工作人员破门而入,棒击宠物柯基犬,将其杀死。信州区西市街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次日通报称,工作人员没有与网民充分沟通,宠物狗被无害化处置,相关人员被批评教育、调离相应岗位、责令向当事人道歉。该通报再次引发讨论。

多名动物保护人士、律师、病毒学专家与动物伦理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事件涉嫌触犯法律、有悖动物伦理、不尊重人类情感、加重疫情期间心理压力。类似事件反映出疫情中伴侣动物保护存在薄弱之处,亟须填补。

关于信州区西市街道金凤花园小区“隔离宠物狗”相关情况的通报。

关于信州区西市街道金凤花园小区“隔离宠物狗”相关情况的通报。

上饶事件背后,待解的法律与伦理之问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它基金”监事孙海阳认为,上饶此次发生的杀狗事件涉嫌违法或犯罪。

首先,对于传染病流行期间是否可以扑杀动物,我国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传染病防治法》授权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在传染病流行时扑杀动物,但有以下前提条件:(1)只适用于野生动物和家畜家禽(2)可以扑杀的是已经染疫的动物;(3)扑杀措施必须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并公告。

此外,宠物犬不是野生动物,也不在农业部颁布的家畜家禽目录中,因此该项规定不适用于宠物犬猫。据报道,宠物主人非感染者,宠物犬也没有接受检测并确认染疫,扑杀行为不论从哪方面分析,都不符合法律规定。

孙海阳表示,公权力行使的基本原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即政府部门及政府工作人员只能依法行使权力。即便疫情防控期间,我国仍是有法可依,依法办事。宠物是主人的合法财产,没有合法正当的理由,公权力不能随意处置。

11月16日,该基金会向上饶信州区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区政府出示“无害化处置”决定书、该决定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及工作人员执行该决定时具体的处置沟通情况。截至发稿前,基金会未收到官方回应。

山东大学动物保护研究中心主任郭鹏则表示,类似杀宠事件是针对动物的暴力事件,背后是对于人类和宠物的双重不尊重,也反映出基层公职人员职业素养水平参差不齐的问题。

“疫情期间,很多人神经绷紧,高度密集的城市居住环境有时也会牵动紧张情绪,或许催生了不理性的做法,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对于动物的暴力事件一直存在,只是未引发足够关注而已。”郭鹏说,这些行为以防疫为由,实则不合法、不合理,其中是对于个人情感、动物生命的漠视与不尊重。

对于主人而言,失去宠物也会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情感伤痛。

孙海阳表示,疫情期间,我国重视民众心理健康,专门制定了《新冠肺炎疫情心理健康服务技术指南》,强调对于患者、被隔离者等人群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及时开展心理危机干预。而宠物与主人的情感联系极其密切,对于很多老人来说,更是离不开的情感寄托,随意处置宠物,会给治疗、隔离中原本已经非常无助焦虑的主人增加心理压力。

宠物的处境是养宠人最牵挂的事之一。江西上饶养宠人离开家前,多次向社区确认狗不会被带走,疫情期间,也不乏养宠者致电官方心理援助热线。在北京昌平疫情期间,接线员就曾接到一位隔离者来电,由于担心家中宠物无人照顾,来电者担心、焦虑,彻夜难眠,对接线员表示,希望把小狗带到身边。社区帮忙解决照护问题后,她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曾参与指导大兴区疫情防控心理援助的北京安定医院专家刘竞介绍,宠物对于养宠者意义重大,是人们的生活伴侣。宠物能给人类带来很多精神层面的抚慰,减少孤独、焦虑、抑郁感。由于宠物独特的“治愈”性,国外甚至有专门针对抑郁症、自闭症患者的宠物治疗方法。在疫情期间,隔离者本就处于应激状态,和宠物分开会有分离焦虑,宠物如果缺乏照顾,他们也难以安心隔离;如果宠物突然被杀,更要面临巨大的丧失感。

即便没有亲身经历,类似事件也让养宠者心有戚戚焉。郭鹏有一位养宠的学生,知道上饶事件之后感到焦虑恐慌,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林晖忘不掉视频中工作人员棒打小狗的画面,“只要是养过宠物的人,都无法接受。”

疫情防控与宠物保护,执行层面难在哪?

在多次类似事件中,相关方给出的理由都是疫情防控。宠物对疫情防控风险有多大?

“不管是猫还是狗,在人类新冠传染中的地位和风险,并没有确凿的证据。”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说,目前发现猫狗可以感染新冠,不过世界上还没有发现任何一例由狗传狗、狗传人或猫传人的报告。他认为,家养宠物与人类共同居住,不在野外生活社交,造成人类感染的可能性很低。

不过,在具体防控中,处理会更加谨慎。

一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疾控人员告诉记者,“宠物感染人的概率确实很低,也没有发生过,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操作上会更加谨慎。”他介绍,他所在的区县对于隔离者宠物的处理,首先会考虑家中亲人照顾或隔离区内有地方寄养,如果没有,由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帮忙照料,如果社区顾不过来,再考虑带去隔离点。“隔离点放在最后,是考虑到管理方面的问题,而且毕竟也是一个风险环境。”

另一名参与处理过多起本土疫情的疾控人员则表示,涉及宠物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分类考虑和灵活应变。感染者宠物和密接者宠物不一样,如果是前者,宠物要接受核酸检测并单独隔离。如果是后者,大部分情况会让隔离者居家,医务人员定期上门开展核酸检测,或由社区人员上门照料。宠物较少的情况下,这种做法成本较低,但如果社区内宠物较多,就要投入更多人力。如果由隔离者带去隔离点,则需要事先和隔离酒店商议,涉及宠物饮食等方面的问题。

林晖介绍,针对宠物,大兴区当时专门安排了一个集中隔离点,养宠者和宠物都住在一个楼层。刘竞记得,该隔离点考虑比较周全,专门安排了一名兽医值班,还储备了宠物食粮。

上述疾控人员表示,一般来说,宠物处理可以和街道商量,不至于到直接上门弄死的地步。江西上饶事件,可能还是在于负责处理该事件的人。目前,防疫人员组成较为复杂,并非都是专业出身,不排除基层个别员工素质知识欠缺、考虑片面,选择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问题。目前没有对宠物处理的统一规定,偶然性也比较大。

动保组织呼吁建立全国性宠物隔离制度

目前,一些城市对于宠物处置方式已有所尝试。

据公开报道,上海市黄浦区允许居民携宠集中隔离;北京市大兴区允许留一人居家隔离照顾宠物,或携宠集中隔离;成都市高新区感染者的宠物接受疾控人员的上门照护;北京市昌平区规定,集中隔离者不带宠物,市民可以选择由志愿者上门喂养或政府集中代养。

不过,对于阳性宠物的处理,目前还存在空白,案例也较少。

金冬雁介绍,香港采取的做法是,如感染者家中宠物猫狗检测阳性,宠物会被带到专门的动物检疫所,由相关农业部门进行管理,宠物会在隔离场所下接受检测,核酸检测连续三次阴性后,就能回到主人身边。他认为,没有理由扑杀未染疫动物,宠物即便染疫,也未必要杀死。

上述疾控人员介绍,根据《传染病防治法》,染疫的家禽家畜会被扑杀,这是为了防止疾病蔓延。宠物与外界接触不多,又和人类情感联系紧密,如果有一个专门的场所可以隔离宠物,能达到不传播的目的,也是可行之道。不过,目前还缺乏专门的宠物隔离点,在一些动物养殖基地,动物有单间笼舍居住,但笼子达不到隔离病毒的效果,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他认为,疫情仍在全球范围流行,对众多养宠家庭而言,这是一个需要解答的问题,可以考虑由第三方介入,在得到许可和有效监管的前提下,开展相关隔离服务。

金冬雁则认为,我国感染者数量少,猫狗阳性更罕见,可以考虑特事特办,由农业部门或相关防疫部门提供适合宠物隔离的设施,这些部门也有专业能力处理动物传染病,这是兼顾科学、人性化、动物保护精神的办法。

郭鹏表示,疫情防控与动物保护能够兼顾。不过,防控工作具体由街道、社区层面执行,当下,还是需要决策部门出台统一、详尽的指导方案,发给各层级相关部门与基层街道社区按规定执行。

近日,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它基金等动物保护组织已就建立全国性的宠物隔离制度发起了呼吁。

宠物主人为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疑似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宠物应该隔离观察。当地应制定无人照料宠物转运流程和隔离管理方案。在征得宠物主人同意后,由当地动物防疫部门配合做好宠物转运工作,可以委托隔离区内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如动物诊疗机构或者动物寄养机构)进行隔离看护,定期检测。没有上述机构的,可以在隔离区设立隔离饲养场所,安排专人定时喂养。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后,再去检测动物体表是否携带新冠病毒,如果没有就需要恢复其正常生活状态。

宠物体表采样核酸检测阳性的交由专业宠物医疗机构进行隔离观察,等待自然转阴。

宠物主人需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的,建议宠物应随同宠物主人一起隔离,或在保证各项防疫措施落实到位的情况下,留一人居家隔离照料宠物。在规定的隔离期结束,检测宠物主人和宠物均为阴性的,应该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新京报记者 戴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