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之花”孟博坎坷出征:我想做金字塔塔尖上的人
吉林

“沙漠之花”孟博坎坷出征:我想做金字塔塔尖上的人

孟博说体育就像是金字塔,她想做塔尖上的人。 主办方供图

孟博说体育就像是金字塔,她想做塔尖上的人。 主办方供图

距离战胜张伟丽已经过去9年,综合格斗女将孟博这些年的路走得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顺遂。她曾一路高歌猛进,但在拿到世界顶级格斗赛事ONE冠军赛签约后,两度因为伤病被迫放弃比赛。经历三连胜后,随之而来的是两次败绩,“沙漠之花”孟博似乎与冠军宝座渐行渐远。

12月3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办的“ONE 164”大型格斗赛事中,孟博将在客场迎战来自菲律宾莱卡战队的女子名将杰尼琳·奥尔西姆,一场圆笼中女子散打风格选手之间的顶级对决即将上演。

孟博曾说,体育竞技是金字塔,她想做塔尖上的人,想拿金腰带。但她也对未来的路看得清楚,“我现在还处在艰难的攀登阶段,我需要一个突破,但不是眼前这场比赛,因为之后的路还很长。”

奋斗出来才能让父母摆脱苦日子

“可能打不了了。”距离出发还有5天时,在泰国训练的孟博被告知因签证问题可能无法成行。“当时真的急火攻心。” 对于这场将于12月3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办的比赛,孟博已期待了11个月。

1月14日“ONE:重拳出击”中,孟博在多次重创对手的情况下遭到逆转,不敌草量级排名第一位的张汇雯,“如果不能成行,下一场让我证明实力的比赛将遥遥无期。”

联系中介、协调大使馆、查询机票信息,孟博尝试着一切可能性,原本不到4小时的直达航程被无限拉长。终于,在11月23日,孟博得到一个通过中转迪拜面签的机会。其间,她将在迪拜继续等待,“如果一切顺利,我应该能在赛前三天赶到现场。”在遥远中东的酒店房间,刚刚在楼下健身房完成训练的孟博接受了记者的视频采访。她左眼下带着对抗训练时留下的擦伤,却笑得如释重负,“不管过程怎么坎坷,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打好这场比赛,走上拳台的机会对我来说无比宝贵。”对她而言,拳台不仅是争夺胜利的地方,也是博弈现实的堡垒。

1996年,孟博出生在辽宁省朝阳市腰而营子村的普通农家,她深知耕耘与收获的法则。“我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我必须靠自己才能获得。”13岁进入体校,17岁靠着“不要命”的努力拿下辽宁省散打锦标赛冠军。在之后的日子里,孟博横跨散打、泰拳、MMA(综合格斗)三大领域,用双拳在国内各大赛事拼出一方天地。

20岁起,孟博正式将综合格斗视为毕生事业,“一方面我的确热爱,另一方面,我希望能通过奋斗让爸妈不再过‘如果今年不种地,明年就没饭吃’的日子。”22岁那年,孟博便拥有了13胜5负的战绩,其中3次KO,5次降服,在中国擂台上获得过两条冠军腰带。

昔日耀眼的成绩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孟博与张伟丽的那场对决。时间拨回到2013年,孟博与张伟丽在国内的一场MMA比赛中相遇,这是两人各自的MMA首秀。当天比赛中,孟博击溃张伟丽,拿下首胜。

后来,随着张伟丽声名鹊起,昔日对手孟博开始成为对照。“其实这只是一场单纯的比赛,当时的输赢不是我的骄傲,更不是她的污点。”孟博想要拿到冠军,要让大家记住她是谁。

历经坎坷和波折,孟博一直在坚持。 主办方供图

历经坎坷和波折,孟博一直在坚持。 主办方供图

当年一起入行的伙伴只剩两人还在坚持

为了再向前一步,孟博用当年三连胜的好成绩接住了世界顶级格斗赛事“ONE冠军赛”抛来的橄榄枝。“这是新的开始。”彼时,她对未来满怀希望。

然而造化弄人,孟博本该在2019年2月举行的“ONE冠军赛:叱咤风云”中迎战两届冠军挑战者山口芽生,却因为脚部骨折不得不退出比赛。当年,山口芽生被认为是冠军李胜珠之后的第二人,如若取胜,原子量级的冠军挑战权就在眼前。

这是孟博离梦想最近的时刻,但人生没有如果。三个月后,在“ONE:龙争虎斗”中,孟博获得第二次对战山口芽生的机会,伤病却再一次将她挡在了赛场外。

“那个时候听到很多质疑。运动员都有低谷期的时候,没人鼓励你,反而在旁边说女孩练这个就是不行,没有出路。但我对自己说,一定不能放弃。”

追逐梦想的路上,她不得不面对赤裸的现实。大姐也曾劝过孟博在上海做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她心里放不下这方擂台,“这儿有我的梦想,我接受不了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离开。”

当年,与孟博一起入行的伙伴如今只剩下两个人还固守着拳台,“她们中很多都结婚生子,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安逸的生活,但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孟博早已在圆笼里押上了全部青春。谈起休养伤病的那10个月,她的语气平淡而坚定,“反正崩溃的时候都熬过去了,上场第一回合就拿了KO。”

2019年11月ONE冠军赛北京站,历经波折的她终于等到了首秀,对手是从未被KO过的阿根廷“角斗士”劳拉巴林。走进圆笼前,孟博告诉自己一定要拿下这场比赛,“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在拳台上,孟博将三百个日夜的痛苦化为力量,在首回合中用一个完美的后手迎击拳直接把对手放倒在地,10个月的艰辛在短短2分18秒的比赛中被全部释放,在深夜无数次责问的“上天不公”最终被她的拳头击溃。

一年后,在“ONE:狮城决斗场Ⅲ”中,孟博仅用86秒将“印尼一姐”普莉希拉·高打倒在地。圆笼中,KO没有运气和巧合,从13岁起日复一日艰苦训练换来的实力让孟博一路高歌猛进,在与前ONE冠军赛女子草量级世界冠军挑战者“马里图巴人”萨马拉·桑托斯的比赛中,孟博再次取胜。后来,她在采访中说,“我以前失去的太多了,所以要争取时间。”

孟博说金腰带一直是奋斗的目标。 主办方供图

孟博说金腰带一直是奋斗的目标。 主办方供图

拿下金腰带才会有更完善的训练条件

圆笼中鲜少有人能够常胜。去年9月,在“ONE:巾帼英雄”中,孟博遭遇了印度女子格斗第一人,著名电影《摔跤吧!爸爸》原型人物瑞图·佛加。她在首回合便使用出色打击技术重创对手,但随后却被瑞图多次抱摔成功,并且长时间压制,最终点数落败。

这场女子原子量级世界八人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为孟博带来了在圆笼中的首场败绩,遗憾告负之后,她与冠军挑战权的距离渐远。终结了2017年9月以来的7连胜后,孟博拒绝了所有的采访,并在酒店把长发剃掉,“和秃头差不多。”在那时的她看来,输掉这场比赛是“愚蠢的事”,“输不可怕,但因为错误的战术导致失败我很难接受,我是输给了自己。”

复盘是孟博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她会将她每一场比赛录像看无数次,反复琢磨,“可能一年以后,还会把当时的录像拿来和现在的比赛对比,看进步在哪里。”她不允许自己再做“蠢事”。

随后,孟博决定转战女子草量级,她升重首秀便被安排对战量级排名第一的“灵魂粉碎机”张汇雯,如果获胜,成为草量级的头号挑战者的机会就在眼前。然而历史重演,她又一次在多番重创对手的情况下遭到逆转,第二回合被张汇雯拖入地面降服。

在综合格斗中,人们常把站立系选手与缠斗系选手的对决形容为“猎豹”与“鳄鱼”的争锋。“猎豹”落败,唯有更强才能实现突围。赛后,孟博前往美国训练。孤独的大洋彼岸,高昂的训练费用和生活费用让她感到吃力,“但不同风格的教练让我的笼边和地面技术更加成熟,在很大程度上补齐了曾经的短板。”即将对阵的杰尼琳·奥尔西姆是一位全面型选手,“我现在已经做好了迎战准备。”

比起前些年的顺风顺水,孟博坦言,她正处在人生的艰难时刻。她将微信签名改为“雄心未竟即是野心,野心已达便是雄心”,毫无疑问,金腰带是她的野心,但在孟博看来,荣誉背后还有更加现实的意义,“如果一位拳手拿到金腰带,那就意味着我将拥有更完备的训练条件,也会有更好的团队助力我拿到更好的成绩。”

采访即将结束时,孟博聊起了从散打转练MMA时的日子。“开始练的时候总挨打,我不怕被打,总觉得只要学会挨打就能再打回来。后来我明白了,一个好的运动员是不会轻易让自己挨打的,主动防守,才能更好地反击。”综合格斗使用的小拳套杀伤力更强,所以在动作上需要把手拿得更高。如今,孟博所做的一切,就是将最初的手位提高、再提高,做好防守,找到机会便重拳出击。

“在攀向金字塔顶端的路上,虽然我才刚刚出发,但竞技体育总是青睐那些始终坚持的人,有些时候只要努力、有契机,就会瞬间到达塔尖。”她说,“我相信总会迎来属于我的那个时刻。”

新京报首席记者 孙海光